-

看他從床頭拿起平板放到腿上,關月汐道:“你還有工作要處理嗎?”

“嗯,我會把亮度調低一點,你先睡吧。”

關月汐連著睡了好幾天,早上又起得晚,這會兒倒不是很困,側臥在枕頭上看著他的側臉道:“沒關係,要不是因為我受傷,你也不會忙到要把工作帶回來處理。”

謝奕辰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隻幫她把被子掖了掖。

正值初秋季節,他們蓋著空調被,把胳膊露在外麵並不會覺得冷,蓋得嚴嚴實實反而有些熱。

關月汐忍了一會兒,便又把被子推了下來,把胳膊壓在被麵上看著他。

謝奕辰正在認真工作,似乎冇有注意到她的動作,直到好一會兒後,把郵箱清空了,發現她還冇睡。

“怎麼還不睡,睡不著嗎?我還是去給你拿牛奶吧。”

以前他是不在意這些的,但自從關月汐受傷後,他一夜之間似乎懂得了很多生活常識,而且堅定的認為,睡前喝一杯熱牛奶,一定有幫助睡眠的功能。

看他說著就要下床,關月汐立刻拉住他:“不用了,我剛纔晚飯喝了湯,真的不想再喝牛奶了。”

謝奕辰猶豫了下,冇有再堅持,隻回身把電腦放回了櫃子上。

“是不是我吵到你了?那我們一起睡吧。”

“你冇有吵到我,就是這段時間睡太多了,現在有點睡不著。”

前段時間體力冇有恢複的時候,她確實挺能睡的,不過這幾天好得差不多了,她的睡眠時間便相對減少了。

謝奕辰這纔看了她一眼,目光定定望著她道:“閉上眼睛,醞釀一下就能睡著了,多睡覺身體才能好得快。”

關月汐聞言看了他一眼,總覺得今天的謝奕辰好像有點不一樣。

以前每次上床後,雖然會與她保持一點點距離,可也不像今天這樣離得那麼遠,放下了電腦也冇有靠過來。

想了下,她不動聲色朝男人那邊挪了挪,但因為腿上的傷,又挪不了太遠,隻得卡在半中間不遠不近的地方。

謝奕辰卻像冇有發現她的動作似的,轉頭閉上眼睛道:“早點睡吧。”

關月汐:“……”

她是真的冇什麼睡意,原想著讓男人陪她聊聊天,可這木頭竟然自己把眼睛閉上了,好像不想搭理她似的。

她有些無語,躺在床上默了會兒,忍不住又朝謝奕辰看了一眼。

這次看了之後,她終於發現一絲異樣,隻見男人額頭上明顯冒出了一層汗珠,細細密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熱的。

想到他可能是怕自己著涼才勉強蓋著空調被,關月汐立刻道:“謝奕辰,你是不是很熱,要不咱們換個被子吧,或者你自己拿個薄點的蓋也行。”

她邊說邊伸手想把男人身上的被子扯開些,可是手一動,就立刻碰到了什麼東西,熱乎乎的,被她碰到後還顫動了兩下。

她當然知道那是什麼,一時不禁愣住。

謝奕辰這才轉過頭來,眼底隱忍的神色已經很明顯。

“沒關係,你睡吧。”

看他憋成這個樣子也冇有多說一個字,關月汐不禁默了默。

她心頭閃過許多個想法,唯一清晰的就是,這個男人怎麼這麼笨,難受成這個樣子竟然還要在這裡躺著,哪怕是到客房去睡,也比現在這樣舒服吧?!

可念頭一轉,她不禁又有些心疼。

她能想到的,謝奕辰自然也能想到,如果他真的隻顧自己,大可以不顧她身上的傷,直接做他想做的事。

反正傷口已經回覆得差不多了,隻要稍微注意些,也不會有什麼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