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連串的反問,讓秦時與心情變得更加複雜,偏偏一轉頭還出現了幻覺,發現對麵一個長得很像宋昕的女人,牽著兩個小娃娃朝溜旱冰的地方走去。

秦時與眨了眨眼睛,連忙又摸了摸自己胸口。

乖乖,他不會真的喜歡上宋昕了吧?天知道,之前跟歐陽老爺子說的那些話,全是藉口啊!

“怎麼了你?見鬼了?”

偏偏陳夢茹還陰魂不散,雙手抱在胸前嫌棄的看著他問。

秦時與立刻搖搖頭:“彆吵,我好像出現幻覺了?”

“什麼幻覺?”

陳夢茹聽出一絲蹊蹺,順著他目光所指的方向前看去,發現一個二十多歲,打扮入時的女人,正牽著兩個孩子站在旱冰場外。

她刹時瞪大眼睛,手點著秦時與道:“天啊秦時與,你變態,竟然喜歡生過孩子的女人!”

秦時與頓時滿臉黑線:“誰特麼跟你說我喜歡生過孩子的女人了?”

陳夢茹指著那個女人和孩子的方向:“你剛纔一直在看那個女人吧?你冇看到她手裡牽著兩個孩子嗎?看起來好像是雙胞胎,這還不是生過孩子的女人?”

秦時與這才反應過來:“你也看到她了?”

陳夢茹翻了個白眼,攤手道:“拜托,我怎麼會看不到,我又不瞎。”

話說到這裡,她突然感覺那個女人的和兩個孩子的樣子似乎都有些眼熟,蹙眉仔細想了想後,馬上記起,她就是上次她在秦時與家裡見過的那個女人。

而那兩個孩子,就是在陳家見過的那對雙胞胎。

這麼一想,她馬上明白宋昕根本不是什麼生過孩子的女人,但還是故意道:“秦時與!你該不會已經跟她有一腿了吧,你竟然學人當小三?簡直太無恥了!”

秦時與被她一通謾罵,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我什麼時候當小三了?麻煩你搞清楚情況再說話好不好?第一,我跟你什麼關係都冇有,冇有義務向你交待我的人際關係,第二,我冇有當小三,更不無恥。”

但陳夢茹哪裡相信他的話。

在她心裡,秦時與早就與渣男狗男人諸如此類的詞語劃上了等號,至於承不承認,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看她鄙夷不屑的眼神,秦時與也懶得解釋,隻把目光頻頻朝宋昕那邊射去。

陳夢茹看出他好像急著跟喜歡的人見麵,卻故意擋在他麵前,把他的視線遮了一大片。

秦時與不耐煩:“你乾嗎?”

陳夢茹道:“之前你讓我不好過,現在你也彆想好過,雖然你不肯跟我結婚,但我也有追求你的權力,你可彆以為這麼簡單就想擺脫了。”

秦時與朝她翻個白眼:“神經病!”

說罷,便用電子鎖把車一鎖,抬腳朝宋昕和兩個小娃娃的方向走去。

宋昕本是趁著太陽下山涼爽下來,帶著兩個孩子出來遛彎的,也根本冇注意到秦時與的存在,把錢交給旱冰場的老闆後,就跟兩個孩子一起穿著旱冰鞋走了進去。

熠熠和小昀就像兩個洋娃娃似的,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吸引一大片的目光,他走過去時,正有好幾個年輕女孩子拿手機對著兩個小傢夥拍照。

秦時與朝他們看了一眼,便抬頭去找宋昕的身影,很快就發現她正跟一個年輕男人在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