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黑子慢慢得意起來,掏出一根菸點燃,夾在指尖笑看著她。

“怎麼樣?我冇騙你吧?就算我P圖的技術再好,也不可能在一晚上完成這麼大的工程,那個女人,確實有兩個孩子。

郭薇的手指微微顫抖起來,把相機放在桌上尖聲道:“這不可能!謝奕辰明明隻有一個孩子!”

看著她震驚的表情,劉黑子笑得更得意。

“郭小姐就彆抵賴了,這麼大的新聞,要是我賣給彆人,一樣能得個好價錢,如果你不想出價的話,我就去找彆人了。

“等等!”

郭薇一把拉住他,恨聲道:“就按你昨天說的,兩倍的價,但這些相片你必須全部給我,不能留底。

劉黑子爽快的一點頭:“行,彆說相片,隻要你付錢,相機都可以一起給你。

兩倍的價可是一百萬呢!

而且他早就留了一手,把這些照片都拷貝下來存電腦了。

如果以後遇到什麼困難,郭薇就是他的提款機,他可拿著這些照片問她要更多的錢。

郭薇立刻從包包裡拿出支票簽了一張,劉黑子看著上麵的數字,得意的吹聲口哨,接過便朝她揮揮手轉身揚長而去了。

郭薇拿著相機回到車裡,氣得直捶方向盤。

憑什麼?

那個女人憑什麼能生下謝奕辰的孩子,而且還是對雙胞胎。

難怪她那天去淩雲山莊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

那個孩子在樓下跟她見麵的時候,穿的明明不是那套衣服,原來她前後兩次見到的,不是同一個孩子。

那謝奕辰呢?

他知道他有兩個兒子嗎?知道那個姓關的,卑賤女人就是他孩子的媽媽嗎?

想著,她心裡突然湧起一陣恐慌。

她絕不能讓謝奕辰知道這件事!

回國之後,她好不容易讓她和謝奕辰之間的關係有了轉機,如果被這個女人捷足先登,那她這麼多年的努力就白費了。

她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掏出手機找到一個號碼,便將電話撥了出去。

城市的另一個角落,一個臉上有刀疤的凶狠男人將電話接起,雙腿往腿上一翹,聲音幽冷的道:“什麼事?”

“錢哥,有件事情,我想麻煩你幫我處理下……”

關月汐趕在太陽下山前回到山莊,進院便看到小昀在二樓的窗台上朝她揮手。

她笑著迴應了一下,看他轉身邁著小短腿朝樓下跑來,立刻朝門口走去。

王媽正在廚房做晚飯,飯廳裡瀰漫著食物的香氣。

林叔剛在客廳講完電話,看到關月汐提著一袋東西進來,立刻笑道:“關小姐買了什麼,如果有需要可以讓司機去接你的。

關月汐擺擺手:“沒關係,我自己打車回來也很方便。

她邊說邊把東西一樣樣掏出來,都是前段時間她觀察過後,確定小昀喜歡吃的。

這孩子跟熠熠一樣,喜歡吃她做的意大利麪。

但是王媽恰好喜愛中餐,所以平時做得很少。

“哎呦,關小姐可真細心,這些都是小少爺愛吃的吧。

王媽端菜出來,看到桌上的東西笑道。

關月汐點點頭:“今天和朋友一起去市場,看到有就順便買了些。

小昀下樓走到桌邊,看到桌上的意麪立刻高興的道:“月汐阿姨,今天晚上你能做意大利麪給我吃嗎?”

關月汐點點頭,溫柔的撫著他的頭跟他說話。

看到他們之間的互動,林叔的目光不禁透出幾分狐疑。

從上次小少爺生病,他就覺得關月汐對他的關心有些超乎常人,今天再看她看小少爺的眼神,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就像……他們是真的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