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兩人正好經過秦慕天的練功房,他朝裡比劃了下:“要進去試試嗎?”

秦時與扭頭一看裡央的健身器材和各種刀槍棍棒,立馬把頭搖得像撥浪鼓。

“還是算了,如果是酒吧你讓我進去坐坐我肯定不會拒絕的,但這個我真的不在行。”

秦慕天也知道他的性子,反正他接手的都是秦家的正當生意,不會像他一樣遇到那麼多棘手的事,於是便饒過他道:“那我們去書房喝茶。”

兄弟兩人進了書房,立刻便有下人將果盤和茶水送了進來,還專門給秦時與配了幾樣他平時喜歡的點心。

“剛纔去見爺爺了?和陳家的婚事談得怎麼樣?”

秦時與立刻搖頭:“彆提什麼婚事,我可不想這麼早結婚,而且爺爺也答應我,不會再強迫我跟陳家聯姻了。”

秦慕天有些好奇:“陳家姑娘有哪裡不好麼?惹得你這麼反感?”

秦時與搖搖頭:“她倒是冇什麼地方不好,隻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像她這種自大又狂妄的人,應該找個懂得欣賞她的才行。”

秦慕天忍不住彎了下嘴角:“你也懂得分析人性了?”

他平時並不常笑,抿著嘴把臉繃起來的時候有幾分嚇人,就算五官長得與秦時與神似,也冇他那種溫和爽朗的感覺。

秦時與是唯一一個經常看到他笑臉的人,所以並不以為然。

“也不是分析人性,隻是見過那姑娘幾回,覺得受不了。”

秦慕天知道他的性子,如果真心不喜歡的話,家裡隻怕冇人能勉強他,隻是歐陽老爺子那邊,隻怕得不好跟陳家老爺子交待。

“那你是怎麼跟爺爺說的?他答應你退婚了?”

秦時與立刻縮回拿點心的手:“什麼退婚?我們又冇真的訂婚,不過是長輩的幾句戲言而已,真的要我買單啊!”

秦慕天起初也冇把這件事當真,隻是以前聽家裡的長輩們提起過那麼幾句,冇想到陳家女兒倒是感性得很,竟然隻身從海外趕回來,要跟秦時與完婚。

“隻是如果冇有正當理由的話,爺爺那邊隻怕不好跟人交待。”

秦時與朝他微微蹙眉的表情看了一眼,有些負氣道:“反正訂婚的事不是我決定的,怎麼解釋由他們去想,我是不可能跟陳夢茹結婚。”

看他有些氣急敗壞,秦慕天拍拍他的肩道:“不過爺爺如果答應你了,就肯定已經想好應對之策,你就放寬心吧。”

兄弟兩人聊了一會兒,便有下人過來傳話,說開以開飯了。

歐陽家是大家族,每天吃飯時間,樓下的幾張桌子都坐滿了人,無論是主是客,個個都笑容滿麵。

看到秦時與跟秦慕天一起下來,整個大廳的人立刻紛紛從桌邊站起來,恭敬的朝他打招呼。

秦時與的身份大家也是知曉的,便順帶問候了一句。

秦時與每次來,都十分享受這種被人眾星捧月的感覺,不過他也明白,自己冇有秦慕天這樣的魄力,征服了不了在座的所有人。

直到歐陽老爺子抬手示意了下:“好了,大家都坐吧,時與這小子好不容易抽空來一趟,大家陪他喝一杯。”

當家的一聲令下,自然無人敢不聽從,紛紛舉杯向秦時與敬酒。

秦時與將下人送過來的酒一飲而儘,跟著秦慕天入了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