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老爺子手下逃過一劫,讓秦時與感覺無比慶幸,連忙站起來道:“那我先去找大哥說話了,外公先休息啊。”

歐陽老爺子懶得搭理他,冇好氣的瞥著他關門離開。

秦時與出了書房,整個人就意氣風發,舒爽的扭了扭脖子,跑到另一邊的書房去找他大哥秦慕天。

身為歐陽家的當家,秦慕風雖然姓秦,但跪的卻是歐陽家的祖宗,底下帶的也全是歐陽家的弟兄。

開始那些年,自然是有些人不服的,但四五年時間過去,秦慕天不光把那些不服他的人給降服了,還讓周邊地區那些與歐陽家作對的人,也對他刮目相看,甚至有與之結交的跡象。

就連歐陽老爺子自己都說,他年輕的時候也未必有秦慕天這樣的魄力和手腕。

歐陽家老宅是個環環相扣的建築群,平時逗留在這裡的人也比較多,所以看起來像是有些亂,但再亂的地方,也自有其章法。

就像歐陽老爺子和秦慕天所住的這棟樓,平時就完全冇有陌生人能靠近,更彆提有什麼噪雜聲。

所以當聽到耳邊傳來碰的一聲響時,秦時與忍不住轉頭張望了下,想看看是哪個下人這麼不長眼。

映入他眼簾的是個身材消瘦的女孩子,一頭漆黑的髮絲披瀉在肩頭,從他的角度隻能看到她姣好的側臉,並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隻見她垂眸默默的站著,一隻咖啡杯被打翻在她腳邊,把她的裙襬濺濕了一大片。

他大哥秦慕風正站在她對麵,目光冷冷的看著她,嘴裡好像還說了句什麼。

就算是秦時與,看到秦慕天這個樣子也有些發怵,更彆提對方隻是個小姑娘,樣子又柔弱得不像話。

秦時與向來有憐香惜玉的潛質,見狀立刻快步走了過去,遠遠便朝秦慕天道:“大哥,原來你在這裡啊!”

秦慕天這才收回落在那女孩身上刀尖一樣的目光,神色淡淡的看向他。

“回來了。”

秦時與點點頭,走到近前纔像注意到那女孩子似的,好奇的問道:“這誰啊?不小心打翻咖啡了嗎?”

秦慕天再度看了那女孩子一眼,語氣森森的吐出一個字:“滾。”

女孩立刻彎腰撿起咖啡杯,頭也不回的滾了,從頭到尾連看都冇看秦時與一眼。

秦時與:“……”

當個好人可真不容易!

正想著,肩膀便被人重重拍了一下,秦時與輕輕一個趔趄,跟著朝秦慕天身邊靠了靠,露出狐狸般討巧的笑。

“大哥。”

秦慕天順勢在他肩胛骨上捏了捏,蹙眉道:“怎麼好像又瘦了,平時冇怎麼鍛鍊麼?一點肉都冇有。”

他跟秦時與不一樣,是個極嚴以律己的人,平時不光做運動鍛鍊身體,就連各種武功散打也都精通,練得一身腱子肉,隔著衣服都能看到隱約的輪廓。

秦時與抬手在他胸口輕輕打了一拳,隻覺手下的觸感像銅牆鐵壁一樣,就算打在上麵,也會被彈回來,還讓自己的骨頭砸得生疼。

他齜牙了齜牙,口裡道:“大哥這是練了鐵布衫麼?怎麼打得手這麼痛?”

秦慕天被他逗笑了,撫著他的肩膀一邊往前走一邊道:“你電視劇看多了吧,哪有那麼神奇的功夫,不過是肌肉比較結實有力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