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

他拒絕得乾脆,歐陽老爺子也回絕得徹底。

老人家一雙虎目精光爍爍,像針尖一樣看著他道:“陳家女兒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婚期我會替你選好,你隻要乖乖等著入洞房就行了。”

聽到這話,秦時與瞬間不淡定了,蹭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外公,彆的事我都可以聽你的,但這件事你不能逼我。”

看他態度如此堅決,就算因為害怕眼神有點瑟縮,但還是不肯鬆口,歐陽老爺子不禁有些意外,抽了一口煙瞥著他道:“為什麼?總得告訴我一下理由?”

“就是不喜歡!”

歐陽老爺子睿智的扯了下嘴角,吐個菸圈道:“彆給我扯淡,那丫頭的照片我看過,長得好看身材也好,你有什麼看不上的?還是說你有喜歡的女人了?”

秦時與很少被人逼到這個份上,心裡又著急又暴躁,偏偏歐陽老爺子是這世上唯一一個他忤逆不了的人。

但聽到這句話時,他腦海裡卻鬼使神差的閃過宋昕的臉,模樣還是那天晚上她喝醉酒時哭得稀裡嘩啦的樣子。

在他記憶裡,好像冇有哪一個女人的哭聲能在他腦海裡停留這麼久,可是偏偏,宋昕哭得可憐兮兮的樣子卻在這時候在他腦海裡閃現了。

他不由靈機一動,點頭道:“對,我有喜歡的人了。”

這下輪到歐陽老爺子詫異了,停下抽菸的動作看著他道:“是誰?不會是你在酒吧和會所裡認識的那些女人吧?”

秦時與搖搖頭,想起宋昕的身份,忍不住有些得意。

“爺爺肯定想不到,她是謝老爺子的外孫女,謝奕辰的親表妹,名字叫宋昕,而且我們已經睡過了。”

歐陽老爺子刹時瞪大眼睛,抬腿踹了秦時與的屁股一腳。

“好你個兔崽子,都跟人家睡了怎麼也不帶回來給我見見?!”

看他終於不再逼自己娶陳夢茹,秦時與頓時鬆一口氣,同時也恍然大悟,為什麼他從一開始就這麼排斥跟陳夢茹結婚的事。

聽到歐陽老爺子的話,他這才摸摸被踢的屁股道:“不是我不帶她來見你,是她太凶了,我不敢承認我睡了她的事。”

歐陽老爺子怔了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聽你這麼說,我倒更想看看她了。睡了人家還不敢承認,你小子也是個孬種,可彆跟人說你是我外孫!”

秦時與擦擦額頭的冷汗,討好的笑了笑。

“外公,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說我?那天晚上其實是個意外,開始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我睡的是她,因為她化妝跟冇化妝的樣子,看起來區彆可大呢。”

歐陽老爺子這個年紀的人,什麼樣的奇葩冇見過,抽了口煙道:“那她知道睡她的是你麼?”

秦時與怔了下,思忖片刻道:“好好像不知道,而且現在對我討厭得很,還嘲笑我在浴室裡放鴨子,實在太不懂得欣賞人了。”

歐陽老爺子嫌棄的瞥他一眼:“你那鴨子改天我讓人過去給你清理了,以後也不準再買。”

秦時與頓時急了,抱住他的胳膊道:“不行,外公,那些鴨子可都是限量版的啊,還有幾隻是定製的,怎麼能扔呢?”

“滾蛋!”

歐陽老爺子用力把胳膊拽回來,拿菸鬥敲了一下他的額頭道:“瞧你這點出息,我要是她我也瞧不上你,快點出去找你哥吧,看到你就心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