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兄,你想喝酒就說自己想喝,不要打著為我慶祝的旗號。

這回唐毅回了個咧嘴笑的表情。

關月汐收了玩笑的心情:這兩天公司情況怎麼樣?客戶冇有催進度吧?

唐毅:放心,客戶的郵件我都已經幫你擋回去了,以你的業務水平,就算被綁架了兩天也不會耽誤交期的。

關月汐又是會心一笑。

她和唐毅從校友到同事,認識了快五年了,彼此的信任和默契不是常人能比的。

謝奕辰看著檔案,時不時會抬頭朝關月汐看一眼,怕她一個人呆得無聊。

冇想到看了兩眼之後,發現她一直盯著手機,還時而露出一抹笑,那笑容溫柔而甜暖,好像除了在熠熠和小昀麵前,就很少對彆人這樣笑。

他不禁好奇,關月汐到底在跟誰聊天。

而關月汐則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引起了他的注意,依舊跟唐毅談著工作上的事,直到謝奕辰把所有的檔案都看完,將厚厚一遝卷宗交回方謹手裡。

“在聊什麼?”

關月汐抬頭看了他一眼,保持微笑道:“在談工作的事,順便讓我師兄把電腦給我送過來。”

聽到這話,謝奕辰心裡忍不住有些嫉妒。

原來剛纔讓關月汐笑得這麼好看的,竟然是個男人!

他最後向方謹交待了幾句,讓他回公司把這些檔案發放下去。

離開前,方謹非常禮貌的朝關月汐道了彆。

關月汐報以禮貌的微笑,剛目送方謹關門走人,就感覺一團陰影劈頭蓋臉罩下來。

關月汐下意識朝後縮了縮身子,就發現自己被謝奕辰壁咚在床頭,男人英俊的臉無比接近的杵在她眼前,目光直直的看著她。

“不許對彆人這麼笑。”

關月汐怔了下,旋即明白過來,不解的道:“不許這麼笑?那要怎麼笑。”

謝奕辰也覺得此刻的自己有些無理取鬨,但他心裡最真實的想法,就是不想讓關月汐對彆的男人笑。

“總之就是不許。”

他邊說邊俯身下來,含著關月汐的唇重重吮了一下。

聽到外麵走廊上傳來的腳步聲,關月汐不禁鬨了個大紅臉,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道:“你先起來,被人看見像什麼樣子?”

看到她羞澀的模樣,謝奕辰這纔有了些扳回一城的感覺,滿意的扶著床頭起身。

在他離開關月汐的瞬間,病房的門便被人推開,查房的護士拿著一個托盤走進來。

“關小姐,接下來你要進行下午的注射了,記得這兩天飲食最好以清淡為主哦。”

關月汐點了點頭:“謝謝。”

打完招呼,護士就走過來開始給關月汐打針,經過謝奕辰身邊時,還忍不住朝他多看了兩眼。

關月汐笑著垂眸當作冇看見,謝奕辰則目光冷冷的朝那護士瞥了一眼,把小姑娘嚇得趕緊收回目光,打完針後馬不停蹄的走了。

關月汐看著她離開,看著男人道:“你笑起來那麼好看,為什麼要一天到晚板著張臉?”

謝奕辰走到床邊坐下,拉過她打針的右手在掌心裡握了握。

“我隻想看你笑。”

聽到這話,關月汐不禁有些無奈,想到他之前去警察局的事,問道:“案子的進展怎麼樣?狼人的罪名落實了嗎?”

謝奕辰點點頭,把她的手指放在指尖輕輕揉搓著:“警方根據付小芸的口供提審了王智利,一開始她並不承認十年前是她花錢雇狼人殺害江月清來陷害我的,冇想到的是,後來警方在狼人身上搜到了一張卡片,持卡人正是王智麗,上麵顯示的交易時間正是十年前事發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