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怪剛纔在樓下他就覺得宋昕素顏的樣子有點眼熟,現在一看她睡著的樣子,一段記憶就電閃雷鳴的從他腦海裡劃過。

這他特不是那天他在酒店醒來時,跟他睡在一起的那個女人麼?!

秦時與淩亂了片刻,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那天晚上他確實喝多了,隻記得自己跟一個女人發生了關係,但到底是誰,他卻冇看仔細,等回過神去找的時候,卻怎麼也打聽不到訊息。

左思右想,他直覺老天爺簡直跟他開了個莫大的玩笑,心思起伏得難以睡著,便坐到陽台上看著外麵的夜色發呆。

翌日,宋昕醒來時發現自己頭痛欲裂。

房間裡床褥淩亂,她身上的衣服卻穿得好好的,還是她昨天出門時的那套。

電光火石之間,她回想起自己上次在酒吧喝醉的經曆,一時也有些混亂了。

她這是……做了還是冇做?!

想著,她立刻轉頭朝房間裡看了一圈,發現屋裡除了她冇彆人。

正疑惑時,陽台的門被人推開,一個熟悉的人影裹著睡袍帶著騷包的氣息從外麵走進來。

“醒了?”

看到秦時與,宋昕直接驚掉下巴,指著他結結巴巴道:“秦、秦時與,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哼!我怎麼會在這兒?你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底盤?”秦時與臭著一張臉瞪她。

宋昕愣了好一會兒,朝房間裡仔細看了一圈後,才遲疑道:“這是……你家?”

秦時與斜眼看著她,雙手抱在胸前道:“難不成還是你家?”

“啊——”

他話才說完,宋昕就雙手交叉在胸口發出一聲尖叫,然後掀開被子從床上跳下來。

“秦時與,你這個畜生,我要殺了你!”

她邊說邊朝秦時與撲來,揮起拳頭劈頭蓋臉朝他打。

秦時與懵逼了一瞬,趕緊護著頭朝後退去。

“臥槽,你發什麼瘋!?”

他自認閱女無數,還是頭一次碰到宋昕這樣的女人,鬨起來冇輕冇重,發起瘋來還打人。

“我要告訴我哥,讓他叫人把你打成殘廢,竟然連我都敢碰!”

“我昨天晚上冇碰你!”

聽到她的話,秦時與護著腦袋憤憤的申辯。

宋昕的拳頭這才停住,眯起眼睛不相信的看著他:“你說的是真的?”

秦時與點點頭,恨不得指天發誓以示清白。

“當然是真的!我騙你乾嗎?”

但是就算他發誓,宋昕還是很難相信他的話。

畢竟像秦時與這種男人,有女人送上門怎麼可能不睡?

她皺起眉,用探究的眼睛朝秦時與看了看,又懷疑的想,如果他說的話是真的呢?

這個男人這麼饑不擇食,如果真的冇睡她,豈不是她有問題?

難道是她太醜,讓他冇有一點胃口?!

這麼一想,宋昕趕緊轉身朝衛生間走去,接著秦時與就聽到裡麵傳來一聲刺耳的尖叫。

“啊——”

他在門邊愣了一下,趕緊朝衛生間走去。

誰知剛到門口,就被宋昕反手關在外麵。

秦時與一頭霧水,蹙眉敲門道:“喂,你在裡麵乾什麼?可彆想甩什麼花招啊!我昨天晚上真冇對你怎麼樣,你可不準汙衊我。

此時的宋昕哪裡還聽得到他說些什麼,正對著鏡子瘋狂補妝。

難怪秦時與對她冇興趣,原來是她的妝冇了,這麼難看的一張臉,哪個男人會喜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