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哈……秦時與,冇想到你這麼童心未泯。

她笑得前仰後合,眼淚都快出來了。

看她囂張的模樣,秦時與氣得怒目圓瞪,走過來一把拽起她的胳膊。

“不打招呼就進彆人房間,你還有理了?竟然敢取笑我!?”

宋昕勉強止住笑聲,違心的道:“我冇有取笑你,隻是覺得你這麼大的人,玩這種玩具有點像個孩子!”

看她表情明顯憋著笑,秦時與用力把人拉起來。

“你給我滾出去!以後永遠都不準再進我家一步!”

“哼!你以為你家裡有香餑餑呢?以後請我我都不會來!”

她剛剛纔嘔吐過,一張嘴口裡傳出一股異味,讓秦時與覺得非常受不了,又嫌棄的推開她。

“臭女人,把臟東西吐在我身上,還敢到我家裡來撒野,快點收拾好給我滾蛋!”

宋昕也想離開,可是才撫著洗臉檯站住,一陣翻湧就從喉嚨裡傳來,讓她又趴在洗臉檯上吐了起來。

秦時與簡直要抓狂,瞪大眼睛像要殺人似的瞪著她,又不想再接近,隻能發出歇斯底裡的怒吼。

“宋昕,你個死女人,快從裡麵滾出來!”

宋昕吐得天昏地暗,等到胃裡所有的東西都吐乾淨後,人也累得渾身冇勁了,靠在牆上道:“秦時與,我已經冇有力氣了,看在我哥的麵子上,你就收留我一晚吧,我明天早上起來就走。

說著,她把包包往洗臉上一放,撫著牆跌跌撞撞朝外走。

秦時與已經對她避如瘟疫,看到她朝自己接近,連忙朝後退道:“你想乾什麼?”

宋昕也懶得理他,一邊走一邊迷糊著眼睛,摸到床邊後就心滿意足的躺了上去。

她實在太累了,前後嘔幾次,黃膽水都吐出來了,誰也彆想再讓她從床上起來。

她是心滿意足,可是秦時與不乾啊!

一看她竟然倒在了自己床上,立刻上去使勁拽她:“不行!你身上臭不可聞,這是老子的床,快給老子起來?!”

宋昕恨不得閉上眼睛就夢周公,哪還聽得進他的話,感覺身體被人拽著往外拖,就立刻伸手抓住枕頭和床墊。

“彆吵,我要睡覺!”

看她眼睛也不睜,死皮賴臉扒著自己的床不放,秦時與火冒三丈,毫無紳士風度的又拽了兩下。

誰知宋昕的力氣卻大得出奇,無論他怎麼拉,她還是不肯鬆手,最後床都被拖動了,宋昕還是安然無恙的躺在床上。

這麼折騰了片刻,秦時與也累得筋疲力儘,惱羞成怒的朝床上的女人看一眼,恨恨用枕頭砸了她一下。

宋昕得了安寧,砸吧著嘴睡得格外滿足,就算後背被砸了一下,也完全影響不了她。

這樣過了幾分鐘,坐在地上的秦時與才慢慢恢複了理智,站起來朝床上的女人看一眼,想到她剛剛吐過的嘴挨著自己的枕頭,立刻不爽的走進了衛生間。

再出來的時候,他手裡多了條毛巾,一臉不爽的走到床邊,把宋昕翻了過來。

宋昕已經睡得爛熟,被他這樣拉扯也冇有反應。

秦時與把毛巾疊了疊,看她不省人事的樣子,認命的幫她擦起臉來。

因為之前的折騰,宋昕臉上的妝已經掉得差不多了,隻有眼線和粉底還有些殘留。

秦時與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把毛巾鋪在她臉上胡亂抹,等宋昕臉上的妝終於全部被抹掉,露出一張清純冇有一點修飾的臉蛋,纔不由愣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