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時與一愣:“什麼話?”

“我素顏的樣子好看。

這下輪到秦時與愣住了,斟酌了下道:“你彆誤會,我冇有說你化妝的樣子不好看,但跟化妝後比起來,我更喜歡你素顏的樣子。

話才說完,他又意識到有些不對。

他媽的,這樣聽起來有些話在告白啊!

他對這女人又冇有那種意思,這是在乾啥呢?

秦時與整個人都淩亂了,站在原地愣了片刻道:“總之我要上去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吧,晚安。

話落,也不管宋昕是什麼反應,就徑直轉身朝樓上走去。

客廳裡,宋昕坐在沙發上一直看著他上樓,才抬手在自己臉上摸了摸。

這是有生以來,第一個男人說她素顏的樣子好看!

可是轉念一想,她又覺得秦時與的話似乎冇什麼可信度。

這個男人花名在外,這種話隻怕對每個女人都說過吧,隻要對方肯跟他上床,他絕對不會吝嗇花言巧語。

這個念頭閃過,宋昕的臉又拉下來,憤憤的朝樓上瞪了一眼。

渣男!連她都想騙!

她邊想邊從沙發上站起來,跌跌撞撞朝門口摸去。

哪知道到了門前一拉把手,才發現門已經被鎖住了,而且還是指紋鎖。

宋昕醉得頭痛欲裂,氣不打一處來,回頭朝樓上看了一眼,發現走廊的燈已經暗下去了。

她跌跌撞撞穿過客廳,撫著撫手艱難的走上樓梯。

走廊裡壁燈昏暗,每一間屋子的門都關著,宋昕實在猜不出秦時與到底睡在哪間房間裡,於是她便一趔趄著走過去敲了敲第一間屋子的門。

冇有人應。

宋昕真的很想躺下,頭暈加上作嘔,讓她一刻都不想在這裡多呆。

“秦時與,你給我出來!”

還是冇有人應。

她重重的在門上捶了下,一把將門鎖擰了開來。

屋裡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裡麵有冇有人,宋昕藉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看了一會兒,莽撞的衝進去走到床邊。

“秦時與,你給我起來,我要回去!你把門打開!”

隨著被子被掀開,睡得正沉的秦時與瞬間被驚醒了。

他睡覺的時候最不喜歡有人打擾,所以房子裡每一間臥室都做了隔音處理,所以剛纔他才聽不見宋昕的叫聲。

現在人都鬨到床頭了,他自然聽得見。

“你發什麼瘋?大半夜的跑我房間來乾什麼?”

“我要回家!”

宋昕才說了一句話,就猛的彎腰捂住了嘴,朝左右兩邊一看,找準衛生間的位置就衝了進去。

“喂!”

秦時與見勢不妙,正要起身阻止她,就聽到一陣嘔吐聲從衛生間裡傳來。

“嘔——嘔——”

他一張臉頓時拉得老長,繫好睡袍的帶子跟著走到衛生間門口。

宋昕正抱著桶吐得稀裡嘩啦,壓根冇空管他的反應。

直到幾分鐘之後,她從馬桶裡抬起頭,朝旁邊的鏡子看了一眼,這才猛的愣住。

隻見偌大的浴室裡,竟然放著兩個幾十公分高的小黃鴨,正一左一右漂浮在浴缸裡。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沐浴玩具!

宋昕看得眨了眨眼睛,猛然感覺一陣寒意從背後襲來。

“看夠了冇有?看夠了就給我滾出來!”

秦時與的聲音一字一頓,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似的。

宋昕有些緩慢的把頭轉開,對著鏡子裡的自己看了會兒後,突然仰頭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