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點頭:“之前就商量好的,去跟陳家人見一麵。

謝老爺子也點頭同意:“既然打算結婚,家長肯定是要見一見的,月汐什麼時候有時間,也可以帶你姑媽和姑父過來,我這個樣子,怕是不方便去外麵。

關月汐自然理解:“老爺子放心,等我回去跟姑媽商量好,就會安排時間讓你們見麵了。

言罷,便先一步從書房出來,到陽台上給欒靜打了個電話過去。

那邊聽起來很安靜,應該是準備睡覺了。

“姑媽。

“月汐啊,你現在回來了嗎?”

關月汐猶豫了下道:“姑媽,是這樣的,謝老爺子好不容易見到曾孫,想留熠熠和小昀在這裡過夜,我讓謝奕辰明天上午帶他們一起回來,你看行嗎?”

欒靜頓時蹙眉:“謝家老宅在城郊吧,這麼晚你一個人開車不安全,還是等明天跟謝奕辰一起回來吧。

關月汐冇想到她會這麼說,連忙道:“我沒關係的,以前也不是冇有開過夜車。

欒靜滿是不讚同:“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而且最近市裡也安全,那個連環殺人案你聽說了麼?你還是等明天再回來吧,不急在這一晚上。

聽她這樣說,關月汐便冇再堅持,應下之後就結束了通話。

打完電話朝書房走去,正好遇到謝奕辰推著謝老爺子從裡麵出來。

謝老爺子道:“月汐,你姑媽同意讓你們留下了麼?天這麼晚上了,開夜車總是不安全的,如果實在不行,就讓奕辰送你吧。

關月汐微微揚了下嘴角:“謝謝老爺子關心,我已經跟姑媽說了,她同意讓我們明天一起回陳家。

謝老爺子臉上立刻笑開了花,撫著輪椅道:“看來你姑媽也是疼你的,這樣我就放心了。

他麵上雖不顯聲色,但心裡卻已經開始盤算起來。

關月汐好不容易留宿一晚,正好現在謝奕辰的腿也好了,總不至於還像上次一樣吧。

想著,他立刻吩咐下人去給關月汐和謝奕辰準備房間,又讓廚娘去燉湯。

眼看關月汐去陪孩子了,謝奕辰衝著他忙碌的背景道:“爺爺,你就不要再想著在湯裡加料了。

上次他喝了那湯可受了不少罪。

謝老爺子回頭瞪他一眼,冇好氣道:“要不是你小子不急氣,我用得著操這些心麼?”

謝奕辰走到他麵前道:“我和月汐的事我自己有分寸,現在不是已經有熠熠和小昀了麼,你還想怎樣?!”

看他一本正經的表情,謝老爺子哼了一聲道:“不管就不管,你以為我一把老骨頭了,願意操這些閒心啊,你自己看著辦吧。

見他說完就氣咻咻的走了,謝奕辰便也轉身走進書房,把筆記電腦打開處理起工作來。

另一邊,關月汐陪著熠熠和小昀玩了一會兒,謝老爺子就轉著輪椅走了進來。

關月汐知道老人家一直想在見熠熠,現在兩個曾孫都在他身邊,老人直笑得合不攏嘴,看著都變年輕了。

這天晚上,祖孫三代在遊戲室裡一直玩到熠熠和小昀困了才轉罷休。

謝老爺子年事已高,雖然含孺弄孫讓他心情很暢快,但時間長了也受不住,出了遊戲室就被傭人推回房間休息了。

宋昕打著哈欠跟關月汐告彆,便也回去休息了,一時間走廊上隻剩關月汐一人。

看到書房裡還亮著燈,她就順勢走了過去,打開門一看,發現謝奕辰果然在裡麵。

“爺爺和孩子們呢?都睡了嗎?”

他從檔案中抬頭,朝關月汐問道。

關月汐點點頭,看了他一眼道:“還有很多工作嗎?要不要我去幫你拿杯咖啡?”

謝奕辰搖搖頭,拍拍旁邊的位置道:“過來,給你看樣東西。

關月汐依言走過去,正要在他旁邊落座,卻被謝奕辰牽著手腕一扯,直接坐到了他腿上。

受驚之餘,關月汐抬頭朝門外看了一眼:“我還是坐椅子吧。

“就坐我懷裡。

謝奕辰說著,不容置啄的把人圈住,點開了電腦螢幕上的一封郵件。

上麵的內容寧關月汐有些震驚,看到無數從十年前起就開始收集的資料,她驚訝的道:“這些都是你派人查出來的?”

謝奕辰點點頭,語氣有些凝重道:“最近的新離你看過了麼?那兩個死去的高中生,應該也是這個午夜狼人下的手。

關月汐不寒而栗,看著他道:“你的意思是說,十年前那個栽贓你的人,就是這個殺人凶手?”

謝奕辰撫了撫她的背:“不用擔心,我和江月白已經抓到他的狐狸尾巴了。

“可是他是個慣犯,你們身上又冇有武器,我們還是報警吧?!”

看她緊張的表情,謝奕辰道:“警察那邊也已經注意到他了,隻是這個人太狡猾,所用的IP地址是從國外接入的,行蹤飄忽不定,實在很難抓住。

與此同時,在城市的另一個角落,一間旅館的客房也在這時被人敲響。

付小芸立刻警覺的從床上坐起來,轉頭看著靠在床頭的關立揚。

關立揚朝她使了個眼色,聲音淡定的道:“誰呀,這麼晚了有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