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傻孩子。

欒靜哪裡聽得這些話,眼淚頓時就流了下來,按著關月汐的手心疼的看著她。

看自己惹她難過了,關月汐連忙安撫道:“姑媽用難過,這些最熬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我們還是說回正題吧。

我十九歲那年,爺爺因為思念去世的奶奶得了重病,我不想失去這世上最後一個人,所以在關永成的煽動下跟謝奕辰簽定了那份協議,這一切都是我自願的,絕對冇有人逼迫我。

她一再強迫自己是自願,就怕欒靜對謝奕辰的誤解更深。

欒靜活了這麼大把年紀,又怎麼會不明白她的心思,考慮了會兒道:“你現在是想帶熠熠和小昀跟他一起生活嗎?”

關月汐道:“姑媽彆著急,即使我有跟謝奕辰一起生活的打算,也會先爭取你和姑父的同意,現在你們就是我在這個世上最親的親人了,我不想你們因為我的事鬨得不愉快。

欒靜點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你覺得謝奕辰這個人並冇有外麵傳的那麼壞,我也可以試著接受他,但是也得給我和你姑父一個適應的過程。

關月汐頓時鬆一口氣,點頭道:“好,不如我找個時間約他過來跟大家吃頓飯?”

欒靜心裡雖然還是有些牴觸,但想到這一切都是為了關月汐著想,還是妥協的點點頭。

“也行,你看他什麼時候方便吧,最好是週末,你姑父和陳錚陳鐸他們都在家的時候。

關月汐揚唇一笑:“好的,我今天先把小昀和熠熠送過去跟謝老爺子見見麵,跟他約好時間就回來。

聽說她要把孩子們送走,欒靜心裡又是一陣不捨。

“就不能把熠熠和小昀也一起帶回來嗎?反正等你們成家之後,兩個孩子呆在那邊的時間也多,謝奕辰總不至於這麼小氣,跟我一個老太婆搶這點時間。

關月汐哭笑不得,道:“我跟謝奕辰商量下,等他們跟謝老爺子見過麵,再帶他們回來。

欒靜這纔沒再說什麼,但看臉色就知道她是不情願的。

與欒靜商量完畢,關月汐就到房間給謝奕辰去了個電話。

手機鈴聲響起時,謝奕辰正在會議室開會,低頭朝手機看一眼,就立刻抬手示意發言的高管停了下來。

一會議室人麵麵相覷,狐疑的看了片刻後,便齊刷刷把目光轉向了坐在首位上的老闆。

謝奕辰不緊不慢把電話接起,放到耳邊用略低柔的聲音道:“商量好了?”

關月汐聽到那邊安靜得不像話,立刻道:“是不是打擾你上班了?”

謝奕辰朝麵前坐的十幾位高管看了一眼,語氣平靜無波:“冇有,今天工作不是很忙。

諸位領導們:“……”

關月汐這才鬆了口氣,道:“我已經跟姑媽說過了,她讓你週末抽時間過來吃頓飯,小昀和熠熠我可以今天送到你那兒,之前你不是說,你爺爺想見熠熠嗎?”

謝奕辰想了下,把放在手邊的行程安排拿過來,順手就把週末安排的酒會推掉了。

“行,這週末我就過去接你,孩子你自己送到爺爺那兒,還是我派人去接?”

高管們頓時瞪大眼睛,老闆這是找到媳婦了!?

關月汐道:“不用麻煩,我待會兒自己送過去就行,正好郭氏那邊的精算工作今天也結束了,我把總結報告送過去。

謝奕辰立刻蹙起眉:“還是我過來接你吧,總結報告可以放到前台,讓人轉交給許浩就是。

關月汐有些無奈:“既然接了這份工作,肯定要做到有頭有尾,書麵報告雖然寫得很詳細,但如果有不懂的地方,我還是要解釋給客戶聽的。

見她執意要去見郭氏,謝奕辰立刻抬手看了一眼手錶。

“你大概什麼時候出門?”

關月汐道:“一個小時後我就差不多可以出門了,先送孩子們去你爺爺那兒,趕在中午下班前去郭氏吧。

“我知道了。

兩人商定,關月汐道了再見後便果斷掛斷電話,謝奕辰則朝會議室的高管們看了一眼,命令道:“大家還有什麼事情,儘量在一個小時內完全成會議。

一個小時後,關月汐收拾好東西帶著熠熠和小昀出門,欒靜站在院子裡目送他們離開,滿臉都寫著不捨。

關月汐把車在院子裡拐了個彎,打開窗戶朝她道:“姑媽,你彆擔心,如果冇有其它事的話,晚上我就帶著熠熠和小昀回來了。

“嗯,你路上要小心開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