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如她在國外學的什麼專業,回國之後又從事什麼工作,有哪家企業任職。

關月汐一邊看著手機上的時間一邊道:“吳少天之驕子,我從來的工作對你來說實在不值一提,如果方便的話,我可以先走了麼?”

她對這個男人的印象確實不大好,現在既然飯已經吃完,她更冇有繼續留下去的必要。

聽到這話,吳三少似乎有些受傷,放下酒杯神色有些黯然的看著她:“是不是我之前的態度太唐突,讓關小姐對我反感了?”

關月汐違心的搖搖頭:“吳少多慮了,既然是相親,問些這樣的問題也不過分……”

話說到一半,她突然感覺腦袋一陣眩暈,像是喝醉了酒一樣。

但她剛剛喝的明明是蘇打水,怎麼會有醉酒的感覺呢?

這麼一想,她立刻狐疑的朝眼前的杯子望瞭望。

杯裡空空如也,她在陪吳三少寒暄的過程中,已經把剩下的半杯蘇打水喝完了。

看她身子輕輕一晃,接著便用手撐住額頭,對麵的男人就知道是藥效發作了,立刻朝她笑了笑故作關心的道:“關小姐怎麼了?可是身體有什麼不舒服?”

關月汐早就不信任他,聽到這話立刻扶著桌子站起來。

“對不起,我有些事情需要馬上去處理,就先失陪了。

吳三少的目的已經達到,哪會輕易放她走,立刻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腕。

“如果關小姐身體不舒服,不如就到樓上房間去休息一下吧,我是這裡的會員,你可以睡一覺再回去也沒關係。

看到他如此突兀的接近過來,關月汐立刻知道自己剛剛喝的水肯定有問題,用力把手往出抽了抽。

但吳三少抓得很用力,關月汐的身體又被藥物侵蝕,四肢漸漸無力起來。

她憤怒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你想乾什麼?再不鬆手的話,我就喊人了。

吳三少微微一笑:“關小姐誤會了,我隻是看人不舒服,想關心你一下,你怎麼能這麼誤會我呢?”

關月汐擰眉冷冷的看著他:“是不是誤會吳少心裡清楚,我最後說一聲,請你放手!”

這時吳三少卻露出一抹淫邪的笑來,如有實質的目光像癩蛤蟆的舌頭一樣,隔空在關月汐身上掃了一遍。

“你穿著這樣的衣服來見我,難道不是想跟我發生點什麼?!你的底細我已經打聽清楚了,一個生過孩子的女人,回國之後肯定也不是單身吧,我聽說你跟謝奕辰好像有一腿,怎麼?連他那樣的男人都肯跟,跟我搞一次又有什麼關係?”

關月汐驚愕的看著他,冇想到這個男人竟在心裡把她想得如此不堪。

看來冇有親自認識過的男人,果然不能相信。

“你放手!”

她用力掙紮了下,卻發現胳膊軟得像麪條一樣,被吳三少一扯,整個人還撲在了他身上。

吳三少一手摟著她的樓,另一隻手趁機在她腿上摸了一把。

“怎麼?這麼快就投懷送抱了!彆著急,等到了樓上房間,我們可以了起玩到明天早上。

他色眯眯的笑著,將關月汐往懷裡一扯,便帶她朝電梯的方向走去。

哪知一轉身,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從後麵傳來。

“你好先生,請問你需要幫助嗎?”

上來招呼的是個女服務員,看到關月汐全身軟軟的靠在吳三少懷裡,對兩的關係心知肚明,笑著朝她打量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