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想了下道:“麵還是我來煮吧,你做了幾個小時手術,想必已經累了。

羅思明想了下,點頭道:“那就麻煩你了。

接著,提著買來的東西帶關月汐朝廚房走去。

“調料家裡都有,如果有什麼找不到你就問我。

關月汐點點頭,接過東西熟練的挽起袖子:“你放心,煮兩碗麪還是難不倒我的,你就先去外麵休息吧。

羅思明微微一笑,朝她在灶台前忙碌的背影看了一會兒,這才轉身朝客廳走去。

關月汐把麵煮好的時候,羅思明正好洗漱完從樓上下來。

他身上帶有醫院的消毒水味,這種氣味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的。

關月汐抬頭朝他看了一眼,把麵擺在桌上道:“羅醫生來嚐嚐味道,看是否還合胃口?”

羅思明坐下來朝桌上的麵看了一眼,不知是因為蒸騰的熱氣還是什麼原因,眼睛突然有些模糊。

他把眼鏡搞下來擦了擦道:“關小姐心靈手巧,做的東西味道肯定不錯。

關月汐微微一笑,把自己的那碗移到麵前,挑起兩根送進嘴裡。

她其實並不餓,但若坐在這裡看著對方吃,好像她挺尷尬,於是便煮了兩碗。

進食的過程中,兩人都冇有說話。

羅思明是性格使然,而關月汐純粹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她知道這樣堂而皇之住進一個男人家裡不是明智的決定,但要熠熠跟著她在外露宿,她又實在不放心。

放下碗筷後,她看著羅思明道:“羅醫生放心,我會儘快找到住的地方,如果因此給你帶來什麼麻煩,請你千萬要告訴我。

羅思明怔了下,抬頭看著她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關月汐稍一斟酌:“如果爺爺情況穩定下來的話,我還是打算帶熠熠離開這裡。

羅思明臉上閃過一絲失落,但很快被他掩飾起來:“沒關係,你這幾天儘管在這裡住下吧,不會給我帶來麻煩的。

言罷,他就收起桌上的碗筷走進廚房了。

這一夜,對許多人來說都難以成眠。

關月汐摟著懷裡的熠熠思忖,該不該明天一早就離開。

睡在她隔壁的羅思明也輾轉反側,該想點什麼辦法才能讓關月汐暫時留下來。

與此同時,趕了一百多公裡路程的謝奕辰也風塵仆仆的來到了之前關月汐暫住的民宿。

老闆娘站在櫃檯後畏縮的看著他,不知自己究竟乾了什麼,惹來這麼一尊大佛。

謝奕辰沉默冷冽的坐在輪椅上,身後跟著七八著黑衣人,進來就把民宿的門給堵住了。

“這、這位先生,請問你有什麼事麼?”

謝奕辰示意了下,方謹便從平板電腦裡調出關月汐的照片,遞到她眼前。

“這位關小姐之前是在你們這兒住吧?你能告訴我們她去哪兒了嗎?”

老闆娘胖胖的圓臉晃了晃:“不知道,她今天天黑的時候就走了,去哪兒那是客人自己的事,我怎麼能多問呢?”

聽到她的話,謝奕辰用冷峻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朝後揮了揮手。

其中兩個黑衣人立刻衝到樓上,不一會兒就拿著一部手機倒了回來。

“先生,找到關小姐的手機了。

老闆娘嚇得臉上的肉一抖,不自覺朝後退了兩步。

謝奕辰身上散發的氣勢更是冷冽,目光像刀子似的逼視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