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以那個女人的惡毒,說不定想趁他們母子離開的時候,對他們下黑手。

半個小時後,兩人終於到了療養院。

可是因為過了探視時間,通往關爺爺病房的鐵門已經上了鎖。

看到眼前那扇又高又大的鐵門,熠熠疑惑的朝關月汐望著:“媽媽,我們怎麼進去呢?可以讓護士姐姐給我們開門嗎?”

關月汐考慮了下,知道小傢夥肯定走累了,便在門邊的石椅上坐下,把他抱進懷裡。

“我們再等等好不好,等護士姐姐來了,媽媽就讓她給我們開門。

熠熠乖巧的點頭,把小腦袋靠進關月汐懷裡,疲憊的閉上眼睛。

雖然造血功能障礙症治好了,但他身體底子到底弱了些,這樣來來回回的跑,確實消耗了他不少體力。

關月汐心疼的低頭在他額頭上親了親,一隻手摟在他背上輕輕的拍著,讓他安心休息。

彼時夜已經有些深,明月清輝從頭上灑落下來,讓關月汐也有了幾分落寞的感覺。

她其實也想有個家。

但那個能讓她心動,給她安全感的男人卻一直冇有出現,讓她帶著孩子漂泊到現在。

此時此刻,她真的感覺自己有些累了

正幽怨的想著,一道修長的身影突然從前麵的大樓裡走出來。

他的步伐沉著,穩健的腳步聲在這寂靜的夜裡有一種安定人心的力量,讓關月汐有些恍惚。

抬眸之處,對方高大的身影正披著溶溶月色停在她和熠熠身前。

關月汐的目光落在他熟悉的臉上,怔了下才道:“羅醫生,怎麼是你?”

羅思明垂眸看著她,抬手撫了撫眼鏡。

“關小姐,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和孩子呆在這裡?”

關月汐一愣,不知該如何回答他這個問題。

羅思明也不是笨的,目光掃到她身邊放的行李,就猜清關月汐可能遇到了困難。

其實他早就疑惑,她帶著孩子在療養院呆了這麼多天,卻從來冇見過孩子的爸爸,完全不像是個正常家庭該有的樣子。

“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了?現在住院部這邊已經停止對外開放了,要明天早上七點半纔會打開,要不你和孩子到我家將就一晚?”

話落,他才發覺自己說的話似乎有些不合適。

忙解釋道:“當然,如果你覺得不方便也沒關係,我可以送你到附近的民宿找地方住。

關月汐不禁莞爾,抬頭看著他道:“謝謝羅醫生,我和熠熠就是從民宿搬出來的,我自己倒是無所謂,但是現在天寒露重,熠熠的體質又弱,在外麵露宿隻怕會生病。

羅思明瞭解的點點頭。

今天關月汐給熠熠做檢查的時候,他已經大致瞭解過熠熠的情況,所以並不會對她的話有誤解。

“那好,我的車就停在前麵,你先在這裡等一等,我開過來接你們。

“謝謝你。

關月汐感激的說著。

“不客氣。

羅思明雖然臉上還是一片淡定,但手心卻已經緊張得出了一層汗。

這還是頭一次有女性單獨去他家裡,而且是在這種時候。

他走到停車場,把手心的汗在衣服上抹了抹,這才把車鑰匙從褲兜裡掏出來。

關月汐在石凳上等了不到五分鐘,就看到有車燈的光芒從前麵照過來。

羅思明慢慢把車開到她麵前停下,推開駕駛座走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