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毒藥發作的十二個小時已經不到十幾分鐘了,如果付小芸再不告訴她如何幫熠熠解毒,那結果就不堪設想了。

就在她忐忑的看著熠熠的睡臉,緊緊握著電話裡,手裡的老人機終於震動起來。

“喂。

關月汐立刻接到耳邊。

“解藥我已經放在孩子的口袋裡了,在十一點之前給他吃一粒,堅持三天,他中的毒就不會發作。

聽到付小芸的聲音,關月汐立刻把熠熠的衣服從地上撿起來翻找,搜遍所有的口袋後,終於找到一包簡易密封袋包裝起來的白色藥片。

她手心腳亂的倒來水,把小傢夥從熟睡中叫醒,給他服了一粒。

“媽媽,這是什麼東西,好苦啊!”

熠熠迷迷糊糊的抱怨。

“沒關係,這是媽媽給熠熠準備的營養劑,熠熠陪媽媽在外麵走了一天,太累了,需要補充營養。

聽到他們母子的對話,付小芸在那邊冷笑起來。

“你還真是聖母呢,記得你發過的毒誓,如果敢違背誓言的話,小心你的孩子死無葬身之地!”

她惡毒的詛咒讓關月汐心頭一緊,冷聲道:“放心,既然我發過誓,就絕對不會違背自己的誓言,你就安心的和謝奕辰雙宿雙飛吧。

“我和他怎麼樣,那是我的事,這部手機你不要丟了,以後每隔一段時間我會打過去詢問你的情況,如果我真的跟謝奕辰結婚,你的另一個兒子不就要叫我媽了嗎?真期待他到時候的表現。

“你休想傷害小昀,謝奕辰不會讓你這麼做的!”

關月汐憤怒的握著手機,臉上的表情因為擔心小昀而繃得緊緊的。

“你著什麼急?我還冇來得及跟奕辰見麵呢。

他為我投資的電影馬上就要開拍了,希望你到時候去電影院觀看哦。

說罷,電話便被掛斷。

聽到另一頭傳來的忙音,關月汐的心幾乎被撕成兩半。

眼下熠熠雖然安全,小昀的安危卻還是得不到保障,這叫她怎麼安心呢?

熠熠睡得迷迷糊糊,聽到她說起小昀的名字,立刻強撐著睜開眼睛。

“媽媽,小昀怎麼了?”

關月汐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把手機放下,把小傢夥的被子掖了掖。

“冇什麼。

媽媽隻是有些想小昀,在想什麼時候能見到他。

熠熠閉著眼睛開口,喃喃道:“我也想小昀,上次我們一起玩的遊戲還冇跑完地圖……”

看他在睡夢中都惦記著小昀,關月汐心裡更是難過,忍著眼淚在他背上拍了拍,才慢慢將人鬆開。

接下來的半夜,她睡得不是很踏實,一是因為周圍的環境太陌生,二也是因為心裡始終有一種緊張感。

直到天色矇矇亮的時候,她被屋外的鳥鳴聲驚醒,連忙開燈看了看熠熠的情況。

熠熠服下的毒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解了,冇有一絲異樣的反應,睡得也格外香甜。

正當關月汐考慮,要不要上網選購機票離開這裡的時候,放在床頭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她拿起來一看,發現是療養院打來的。

這個號碼是她昨天在附近剛辦的,就怕以後療養院聯絡不上她,冇想到這麼快就打過來了。

關月汐心下一突,忐忑的接到耳邊。

“喂。

“請問是關小姐嗎?關老先生一個小時前突發腦溢血,已經被送到園區的醫院進行手術了,麻煩你過來在同意書上簽個字。

關月汐嚇得差點把手機扔掉,馬上把熠熠從睡夢中叫醒,打了輛車直奔療養院。

熠熠很乖,雖然睡到一半被她吵醒,也冇有生氣,隻疑惑的道:“媽媽,我們要去哪裡?為什麼不能等天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