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媽,你這兩天去哪兒了?熠熠好想你。

小傢夥糯糯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聽得關月汐差點哭出來。

她緊緊抱住懷裡的小肉團:“對不起,對不起,媽媽來晚了,有冇有人打你,罵你?你這兩天吃飯了冇有……”

聽到她一疊連聲的問題,熠熠用奇怪的眼神望著她。

“媽媽,阿姨說她是你的朋友,怎麼會打我呢?”

關月汐:“……”

難道她平時把小傢夥教得太天真了,還是付小芸演技太好,精湛得讓他看不出來!

但同時她也有些後怕。

付小芸的演技確實不錯,連謝奕辰一開始都冇有懷疑到她頭上。

表明他也冇想到,帶走熠熠的人會是她。

但她剛纔在對麵看到樹屋上的一幕時,心跳就差點停止了。

如果付小芸當時就對熠熠出手,她就要看著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麵前了。

想著,她立刻把熠熠更緊的抱進懷裡,心也被失去骨肉的恐懼緊緊攥住。

她再也不想經曆這種提心吊膽了!

她雖然喜歡謝奕辰,卻不想因為他,讓自己的孩子生活在危險之中。

感覺熠熠在她懷裡動了動,她才把小傢夥鬆開,低頭看著他道:“現在媽媽來接你了,我們一起回家好不好,然後媽媽帶你去看曾外公。

熠熠頭一次頭到這個稱呼:“曾外公是誰?”

關月汐:“曾外公就是媽媽的外公,媽媽小的時候,他和曾外婆對媽媽最好,現在他老了,媽媽也要對他好。

熠熠在她懷裡點點頭:“我們什麼時候去看他?”

關月汐:“明天就去好不好?現在我們先回家。

把孩子抱在懷裡,她才感覺吊了一天一夜的心終於放下,那種恐懼的感覺也從心裡消散。

她以最快的速度帶熠熠到附近的車站,買了兩張回城的車票。

與此同時,發現關月汐丟了的謝奕辰則還在服務區進行搜尋。

憑著秦時與的關係,他很快便聯絡到了服務區的安全負責人,並提出調看監控的要求。

得知事情的經過,對方全力配合,詢問了關月汐失蹤的時間後,就把服務區該時段的所以監控都調了出來。

十幾個監控螢幕前,謝奕辰和服務工的安保人員一起搜尋,最後終於找到了關月汐的身影。

原來她在方謹離開後,就立刻到服務員的出口找到了一輛車,與車主一起離開了。

看到他們離開的方麵,謝奕辰馬上讓人調查了那輛車最後出高速的地方,卻發現竟然離他們最終的目的地有一段距離。

方謹道:“先生,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是去追關小姐還是繼續前往海濱小鎮。

謝奕沉沉吟了下:“不用去海濱小鎮了,馬上找到關月汐所在的位置。

方謹有些為難:“可是關小姐離開服務區後,就改用了彆的電話,手機也一直是關機狀態,我們現在根本無法定位到她。

謝奕辰也知道這有難度,還是執意道:“無論用什麼手段,一定要儘快找到她。

付小芸那邊也派人盯著,看她身邊究竟有冇有帶人。

“是!”

方謹領命下去,將所有事情都按他的吩咐安排下去。

兩人從關月汐下高速的路口出來時,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

利用剛纔的方法,謝奕辰又在附近車站的監控錄像裡找到了關月汐的身影,卻發現她在一個小時前就離開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