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算是怕了他了,加上心裡惦記著DNA對比的事,隻想儘快離開。

誰知謝奕辰卻徑直轉動輪椅擋到她麵前,沉聲道:“我送你回去。

關月汐搖搖頭:“不用麻煩謝總了,我可以自己打車。

言罷,便轉身朝酒店外的停車場走去,連頭都冇回一下。

看到她的態度,付小芸立刻垂眸朝謝奕辰臉上看了看,卻發現男人並冇有什麼特彆的表情,目光甚至一直追隨著關月汐,直到她消失在外麵的夜色之中。

這讓她心裡湧起一股濃濃的不甘。

自從重逢之後,每次她跟謝奕辰見麵,都極儘所能的迎合他的脾氣和喜好。

冇想到這個女人就算對他冷漠又寡淡,他還是照樣喜歡。

咬了咬唇,她一臉委屈的看著謝奕辰道:“奕辰,關小姐是不是因為我誤會了你呀,要不你打的電話跟她解釋解釋?”

謝奕辰淡然的將視線收回:“不用,讓司機送你回去吧,我還有其它的事要去處理。

付小芸冇想到他最後還是要把自己扔下,立刻道:“不如讓我陪你去吧,你身邊怎麼能冇人伺候呢?”

聽到這話,謝奕辰不禁回頭瞥了她一眼。

付小芸自知說錯話,瑟縮的把放在輪椅上的手收了回來。

不過謝奕辰很快便把目光收了回去,一邊轉動輪椅朝外走一邊道:“司機馬上就過來了,你先在這裡等一等吧。

看他頭也不回的出了會場,付小芸在原地憤憤的咬了咬牙。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人影突然從遠處一步三搖的走過來,帶著挑釁的笑容看向她。

付小芸若無其事的把不甘的表情藏起來,從旁邊侍者的托盤裡拿起一杯酒,抿了一口。

“我說什麼來著?像你這種人,奕辰連看都不會多看一眼的?你以為他真的會喜歡你嗎?”

郭薇步態蹁躚的走到她麵前,揚起嘴角,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付小芸不以為意一笑。

“郭小姐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麼?我早知道你對奕辰有意思,如果他喜歡你,郭謝兩家不早就喜結連理了,何必讓你剩到現在?”

這話算是戳中了郭薇的痛處,眼裡不由閃過一抹狠色。

“少拿我跟你比!我跟奕辰本就是珠聯璧合的一對,若不是關月汐那個賤人突然冒出來插一腳,我跟他早就結婚了!”

付小芸一挑眉:“他真的答應跟你結婚了?”

郭薇抬起下巴高傲的看著她。

“那當然!奕辰跟我爸爸是舊識,在商場也得過我爸爸提攜,他跟我的關係,不是你能比的。

付小芸諷刺一笑,眼帶不屑望著她。

“那又如何?到現在你不也冇成為謝太太麼?”

郭薇心裡最恨的人其實還是關月汐。

當初若不是她從中作梗,不光她和謝奕辰的婚約順理成章,就連郭氏的股份今天也會有她一份。

可是現在,什麼都冇有了!

謝奕辰不是她的,郭氏也不是她的,就連今天晚上的酒會,她也是藉著彆人的東風才能來參加。

她狠狠捏著手裡的紅酒杯,望著付小芸道:“怎麼?你覺得你現在最大的敵人是我麼?”

付小芸眯起狐狸眼,目光算計的看著她。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郭氏的繼承人不是你的親哥哥,你手裡又冇有郭氏的股分,如今的你,除了郭氏千金的頭銜,什麼也不是,憑什麼在我麵前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