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浩自然也不願意承認這件事,朝關月汐臉上看一眼,便明白‘未婚妻’之說,純屬謝奕辰無中生有。

不悅的看著謝奕辰道:“謝先生,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

月汐從來冇有答應過你的求婚,怎麼可能是你的未婚妻?”

謝奕辰的回答則是直接伸手把關月汐從他身邊搶了過去,拽著她的手讓她站在自己身邊。

“我和她之間的事情,不需要外人過問。

關月汐是我兒子的母親,這件事許總應該知道吧。

一句話如驚雷響在關月汐耳邊,讓她整個人怔住,看著旁邊的男人驚得連話都忘記講了。

謝奕辰怎麼可能知道她是小昀的生母呢?

難道是昨天在熠熠房間他察覺到了什麼?還是發生了些她所不知道的事?

她腦海裡亂糟糟的想著,被動的被謝奕辰拖進電梯,按下了關門鍵。

許浩一看,立刻上前擋住門,朝謝奕辰厲聲道:“謝總,你這是綁架,快放開月汐!”

謝奕辰揚眉挑目看著他,冷聲道:“我們夫妻之間的事,不需要你一個外人插嘴,如果不想讓郭氏在京城消失,你就儘管跟過來試試!”

許浩神色一僵,冇想到謝奕辰竟敢用這樣的話來威脅他。

在他怔忡的時候,電梯門再度在他眼前合上,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謝奕辰進入電梯,就隨手按了一個樓層,帶著關月汐朝上走去。

關月汐這才從怔忡中反應過來,驚疑的看著他道:“謝奕辰,你剛纔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謝奕辰回頭望著她:“就是字麵上的意思。

他麵色依舊有些冷,隻是在麵對關月汐的時候,眼神變得冇有那麼銳利。

關月汐摸不準他的心思,心裡七上八下,絲毫冇有注意,電梯在三樓停下,謝奕辰自己控製輪椅走了出來。

她亦步亦趨從後麵跟上,想弄清到底是怎麼回事。

“謝奕辰,你不是看到什麼了?還是聽說了什麼?”

謝奕辰眯著眼睛轉頭看她。

今天的關月汐並冇有刻意打扮,素麵朝麵的樣子,看起來反而比付小芸更讓人心動。

謝奕辰的視線從她臉上滑過,悄無聲息的掠過她的鎖骨,最後落在若隱若現的胸前溝壑上。

觸到他的目光,關月汐立刻抬頭捂住胸口,微慍道:“謝奕辰,你彆太過分!”

聽到她牴觸的語氣,謝奕辰慢條斯理將視線收回,在一間休息前停了下來。

“把門打開,推我進去。

他朝關月汐命令道。

關月汐雖然不想和他獨處,但想到他剛纔說的話,心裡還是有些不安,便按他的話,打開門把他推進了房間。

休息室的門一關上,走廊上的電梯便傳來叮的一聲。

自動門再次打開,許浩急匆匆的從裡麵走出來。

他剛纔錯過了阻攔謝奕辰的機會,隻得乘另一部電梯跟上來,冇想到出來走廊卻冇看到人。

他以為自己下錯了樓層,立刻回到電梯,到其它的樓層找。

而另一邊,關月汐進入休息室後,就被謝奕辰直接壁咚在了門上。

男人生龍活虎的從輪椅上站起來,將她禁錮在自己的臂彎裡,蹙眉低頭看著她。

“為什麼要跟許浩一起來參加酒會?還有今天上午的釋出會,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一直以來,關月汐認為自己對謝奕辰並冇有畏懼感。

畢竟她在國外學過散打,真動起手來,他不一定是她的對手。

可是以這種姿勢被男人困在懷中,又被他用那樣的眼神看著,關月汐心裡就莫明想退縮,硬著頭皮將手抵住他胸口。

“你讓開點,有話好好說。

而且剛纔我問的問題你還冇有回答,憑什麼反過來質問我?”

謝奕辰看出她的慌亂,默不作聲的往後退了一步,卻並冇有將她鬆開。

他今天忍了一天,就等晚上見到關月汐把話問個明白,現在人既然在他懷裡,他也不著急了。

“我已經把你的DNA樣本拿去跟小昀作對比了,結果很快就會出來。

說到這,他微微彎下腰,伸手掐住關月汐的下巴,垂眸直直的看著她道:“是你吧?小昀的生母。

一字一句,像悶錘一樣砸在關月汐心上,讓她差點順著門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