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浩這才鬆一口氣。

他上午在公司等了半天,像情竇初開的小夥子一樣心神不寧,卻一直冇等到關月汐的人。

直到下班後,他才忍不住打電話過來詢問情況。

“沒關係,我隻是以為你遇到什麼麻煩了,路上開車不要太著急,現在離上班還早呢。

關月汐點頭:“我知道,有什麼我們見麵再聊吧,現在我已經在路上了。

掛斷電話,許浩便又到位於他隔壁的辦公室看了一圈。

所有的東西都準備齊全了,就等著它的主人到來。

他滿意的在辦公室裡環視了一圈,把辦公桌上的綠化植物新手打理了下,又將擺在旁邊的檔案擺正,這才關上門退出去。

關月汐到達郭氏時,已經接近上班時間。

她在前台文員的帶領下走進電梯,按下了頂層按鍵。

其實她心裡還是有些堵得慌,既為夏欣然對她說的那些話,也為謝奕辰對她的態度。

他對付小芸的態度跟關月菲和郭薇兩人都大有不同,或許真是對他心有所屬。

單從這兩次見麵的情況來看,她又著實弄不清她究竟是怎樣一個女人。

但排斥她,想要跟謝奕辰接近這點倒是無疑的。

叮的一聲,電梯在頂層打開,關月汐一腳踏出電梯,便見一個女職員在外麵等著。

她笑容謙和:“你就是艾薇婭小姐吧,我們許總已經等你很久了。

關月汐歉意的點點頭:“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對方伸手示意了下:“艾薇婭小姐這邊請,我先帶你去許總的辦公室吧。

許浩正在辦公室桌後看檔案,聽到秘書助理敲門,說關月汐倒了,立刻揚聲叫了進。

看到她們一走進來,就欣喜的從桌後站起來。

“月汐,你來了。

秘書助理察言觀色,冇有多說一句話,便悄然退到一邊,關上門把空間留給了他們。

“許浩,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關月汐把手提電腦放到一旁的茶幾上,真摯的朝他道了一聲歉。

許浩眼裡微微閃著亮光,把她帶到沙發上坐下,親手給她接了一杯現磨咖啡。

“怎麼跟我還這麼客氣,快坐吧。

關月汐把咖啡接過,一手打開電腦調出裡麵的合同。

“我們先來談談工作吧,郭氏旗下的產業比較多,有些細節我還得再跟你確認一下。

許浩點頭:“你說。

接下來半個小時,關月汐就合同上寫的幾點要求提出疑問,許浩則一個個詳細的給她解答清楚。

把細節談完,關月汐便合上電腦道:“既然這些問題都搞清楚了,我也差不多可以開工,不知道你給我準備的工作室在哪裡?”

看她談完正事就想離開,許浩立刻道:“工作的事不必這麼著急的,接下來還有一兩個月時間你可以慢慢完成,你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讓關月汐大中午冒著烈日趕來,其實他也有些過意不去。

關月汐搖搖頭站起來:“休息就不用了,我還是先去適應一下工作環境吧。

聽她這樣說,許浩便冇有再推辭,帶她走出辦公室,來到了隔壁的工作間。

這個工作間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他精心挑選,完全是按照關月汐的喜好來的。

關月汐走進辦公室就發現了這一點。

雖然分開這些年後,她在許多方麵有了些改變,比如說不再喜歡顏色清新的壁紙,也不再把那些五顏六色的小飾物擺在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