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聽謝奕辰說讓關月汐去住最後那間客房後,謝老爺子就當機立斷的把那間房給占了。

“今天老爺和宋小姐都在這住,客房不知道還有冇有空的,不如你去問問少爺?”

關月汐心裡頓時有無數的什麼馬奔騰而過。

她淩亂的望著林叔,林叔則推諉的笑笑,不等她再說什麼,就快步朝樓下走去。

看他腳步匆忙的離去,關月汐有種想打人的衝動。

她的修養固然好,可也經不住這麼折騰。

努力平複了下,她隻得過去敲響書房的門,打算問問謝奕辰自己到底住哪間房。

十點之前都是謝奕辰的例行工作時間。

除了雷霆娛樂之外,他還有幾家其它的公司需要打理,雖然平時都有聘請的經理人負責,但每週的業務報告和重要事務還是要親自過目的。

聽到房門被人敲響,他立刻猜出是關月汐,因為林叔和王媽是不會這樣敲門的,宋昕則會敲一下就直接開門進來。

“進來。

隨著謝奕辰的應答,關月汐推門而入,走到他桌前道:“謝先生,請你直說吧,今天請我到淩雲山莊究竟有什麼目的?”

謝奕辰狐疑的望著她。

自從決定和關月汐結婚後,他心裡便平靜多了,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看到她跟什麼人來往,或是有一段時間冇看到她,就覺得心裡冇有著落。

“不是跟你說了,爺爺想見你。

看他一臉若無其事,關月汐不禁有些惱火,勉強保持風度道:“那客房是怎麼回事?不是說最後那間是空的麼?”

謝奕辰眸光轉了下,正要說什麼,外麵便又傳來一陣腳步聲,接著聽林叔的聲音道:“少爺,湯熬好了。

謝奕辰隨口應道:“進來吧。

林叔端著一碗湯輕快的走進來,放到他手邊囑咐道:“老爺說這湯是補身用的,要趁熱喝,。

謝奕辰點點頭,疑惑道:“爺爺是在客房休息的嗎?”

林叔看了關月汐一眼,笑道:“少爺忘了,老爺以前住的那個房間窗戶壞了,他今天頭風發作,是住不了的,所以就搬到最後那間去住了。

謝奕辰這才瞭然,等他出去後朝關月汐道:“這件事確實是我疏忽,如果你願意,今天晚上可以到小昀房間裡將就一下。

關月汐一默,猶豫著冇吭聲。

其實她也想去小昀房間睡,但又怕打擾兩個孩子休息。

畢竟床隻有一張,三個人睡確實有些擠了。

來到外麵走廊,王媽正好抱著一套換洗的衣物從樓下上來,看到關月汐立刻笑著走近。

“關小姐,你要去洗漱了嗎?你打算住哪個房間,我這就把東西給你拿過去。

關月汐一笑,順手把東西接過來道:“不用麻煩了,還是我自己拿吧。

王媽連忙推辭:“那怎麼行?你是客人,我照顧你是應該的。

誰都看出來,謝奕辰和謝老爺子對關月汐都很不一般,謝奕辰甚至提出和她結婚的事,關月汐將來說不定會成為這間宅子的女主人呢?

關月汐卻執拗而溫柔的把東西接過來:“真的不用麻煩,你忙了一天,趕緊回房間去休息吧,我自己來就行。

她堅持把東西接走,王媽隻好看著她拘謹的笑了笑,道:“那你有什麼需要記得叫我,我就在原來那個房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