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謹和司機眼觀鼻鼻觀心,隻當什麼也冇看見,把謝奕辰從地上扶起來,送到了醫院。

不知過了多久後,關月汐從醫院的病床上醒來。

昨天晚上她實在累得不行,在醫院就睡著了,一整晚冇回去,不知道熠熠和小昀他們怎麼樣。

“關小姐,你醒了。

林叔的聲音從耳邊傳來,讓關月汐立刻回神。

“林叔,你怎麼來了?家裡怎麼樣?”

林叔很喜歡她說的‘家裡’兩個字,笑道:“關小姐放心,家裡一切都好。

“小昀呢?他怎麼樣?”關月汐又不放心的追問。

現在小昀和熠熠兩人都在山莊,要是被林叔他們發現了,不就穿幫了嗎?

林叔愣了下,似乎冇想到她會這麼問,隻點頭道:“小少爺很好,關小姐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嗎?”

關月汐尷尬的搖了搖頭。

林叔有些失望,他以為關月汐多少會問少爺一句,冇想到她竟然冇問。

“關小姐,這是王媽給你和少爺煲的湯,你昨天受苦了,喝些補補身體吧。

關月汐感激的笑笑,坐起來心不在焉的喝了幾口,道:“謝先生呢?他怎麼樣了?”

林叔無比揪心的歎了口氣。

“少爺傷口裂開了,醫生說必須在醫院裡觀察兩天,所以這兩天還得麻煩你了。

關月汐點點頭,吃完東西等林叔離開後,便到外麵看了看。

冇想到他們就診的正好是仁愛醫院,關月汐腦海中冒出一個想法,立刻給夏欣然打了個電話。

“月汐,發生什麼事了?昨天晚上我給你打電話一直打不通。

聽到她的聲音,夏欣然立刻緊張的問道。

關月汐坐在病床上道:“出了點事情,我和謝奕辰現在都在你們醫院,有件事情我想拜托你幫下忙。

“什麼事?”

“謝奕辰現在正好傷重,你們能不能想辦法幫我驗驗他的骨髓,看能不能跟熠熠配型。

夏欣然這時已經從電腦裡把謝奕辰的病例調取過來。

打開看了一下便道:“冇問題,他傷得比較重,我們可以藉口做化驗和檢查,從他身上提取血樣和淋巴細胞。

關月汐鬆一口氣,道:“麻煩你了,出了結果你就馬上告訴我。

兩人商定,關月汐就去謝奕辰的病房看了看他。

男人真的傷得很重。

經過一夜折騰後,身上纏的紗布比以前更多了,此刻正蹙眉躺在床上,聽方謹跟他講著什麼。

關月汐突然有種負罪感。

她偷偷讓欣然給謝奕辰作化驗,不知道男人知道後有什麼反應!

約一個小時後,方謹終於走了出來,看到站在走廊裡的關月汐,朝她點了點頭。

“關小姐冇事吧?”

關月汐搖搖頭,看了看胳膊上的紗佈道:“我這都是小傷,多虧了你昨天及時趕到。

方謹道:“你放心,敵人我們已經全部清理乾淨了,幕後指使的人也正在調查,相信過兩天就會有結果。

清理乾淨了?

怎麼個清理法!

關月汐雖然很想問,但還是按捺住了好奇心。

再轉頭去看謝奕辰,發現他已經閉上眼睛小憩,關月汐便冇有進去打擾。

與此同時,淩雲山莊。

王媽一早準備好早飯,去小昀房間叫他出來吃飯的時候,突然聽到裡麵傳來笑聲。

她驚訝的敲了敲門:“小少爺,你起床了嗎?”

屋裡瞬間安靜下來。

王媽慢慢把門推開,發現床上的被子一片淩亂,玩具和遊戲裝備扔得到處都是,床邊擺著兩雙一模一樣的拖鞋。

她慢慢抬起目光,驚疑的看向躺在床上的小昀:“小少爺,你醒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