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最後,她雙手用力扒開謝奕辰扶在她腰間的手,快步從他懷裡退了出來。

“什麼?!”

謝奕辰被她這長長一句職責說得有些糊塗,目光疑惑的望著她。

關月汐逃離他的掌控,整個人也放鬆不少,站在離他三步開外的地方認真的道:“謝先生難道不知道,結婚是兩個想儘相愛的人才能做的事麼?從剛纔你對我說話的態度來看,你根本就是隻顧自己的願意,想給小昀找個媽媽而已。

雖然我確實很喜歡他,但我們之間冇有愛,結婚是不可能的。

她很少這樣義正言辭的說一個人,要不是謝奕辰實在太過分,她也不想跟他說這麼多。

聽完她的話,謝奕辰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而關月汐則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轉身走到門口,拉開門從容的走了出去。

看著她的背影從門外消失,謝奕辰才漸漸反應過來。

這個女人的意思是在說,她根本不喜歡他?!

意識到這點,他心裡不禁有些惱怒,又有些挫敗。

這種感覺對他來說實在鮮有,回想起來,大約是在幾年前剛回國開始創業的時候,才偶爾會生出幾分類似的情緒,自那之後的這些年,幾乎從未有過。

他雖然有些自大,她習慣了以自我為中心,但當那種濃濃的挫敗感從心中湧起的時候,他終於意識到,他想和關月汐結婚,並不僅僅是因為他渴望這個女人,希望和她親近。

更深層的原因,大約是因為他喜歡上了她。

這麼多年,因為潔癖的原因,他幾乎不曾對一個女人有過這種心思,原來喜歡上一個人,竟是這種感覺麼?

他淡淡蹙起眉,既為自己的後知後覺而無奈,又為自己剛纔說的那些話後悔。

想了會兒,他拿起內線電話把方秘書叫了進來。

“先生,有什麼吩咐嗎?”

方謹拿著平板電腦推門而入。

謝奕辰收回自己的思緒,看著他認真的問道:“如果要向一個女人道歉,送什麼樣的禮物合適?”

方謹稍微有些意外:“先生惹關小姐生氣了嗎?”

謝奕辰狐疑的望著他:“你怎麼知道是她?”

方謹不由撫著眼鏡笑了笑。

“先生自己可能冇有察覺,你放在關小姐身上的注意力實在太多,這點不光是我,就連公司其它員工都看得出來。

謝奕辰自己都冇想到:“有這麼明顯。

方謹又笑道:“記得之前在一本書上看過一句話,喜歡一個人是藏不住的,就算嘴巴不說,也會從眼睛裡溢位來,先生對關小姐的喜歡,就是這種情況。

聽到這話,謝奕辰不禁又怔了下。

方謹看她沉默著冇有說話,便道:“如果先生想要向關小姐道歉,自然是送她喜歡的東西比較好。

謝奕辰抬眸有些微慍:“我又不知道她喜歡什麼。

方謹想了下,道:“關小姐不是有個孩子嗎?她選擇一個人把孩子扶養長大,肯定很愛他,不如投其所好,送她的孩子些禮物,說不定比送給關小姐本人讓她更高興。

說起關月汐的孩子,謝奕辰心中略有些不適。

剛纔他也提過孩子的問題,關月汐竟然說自己的孩子不會接受他。

既然不會接受他,他還送他禮物乾什麼?!

心裡這樣想,但他並冇有反對方謹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