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他這樣解釋,謝奕辰才明白剛纔他說的不過是客氣話,最後看他一眼,便轉著輪椅朝第三名獲獎者走去。

熠熠也很快放下心來,低頭看著懷裡獎盃露出單純開心的笑容。

頒完獎,謝奕辰便和獲獎者集體合影,臨下台的時候還朝熠熠多看了一眼。

不知為什麼,他對這個孩子似乎有一種莫明熟悉的感覺,不管是他的聲音還是他的眼睛,都讓他有一種曾經聽過和看到過的感覺。

這感覺一直縈繞著他,直到整個頒獎典禮結束。

看熠熠的偽裝最後都冇被揭穿,關月汐終於鬆了一口氣,在樓梯間短暫的相擁後,便看著夏欣然帶熠熠離開了。

回過頭,她便發現不遠處的走廊儘頭正有人望著她。

關月汐輕輕吐出一口氣,朝宋昕走去。

自從在休息室見到熠熠後,他的臉就一直在宋昕腦海裡揮之不去,等到比賽一結束,他就把小昀送到謝奕辰辦公室,主動找到了關月汐。

“好了,現在比賽結束了,你的孩子也已經回家,現在可以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了嗎?”

關月汐低頭望了一眼自己的腳尖,蹙眉道:“我知道宋小姐心裡一定有很多疑問,但請你放心,我並冇有什麼壞心思,也冇有想要害謝先生或是你家的任何人。

宋昕狐疑的望著她:“那你帶著孩子回來的目的是什麼?”

關月汐一怔,看著她道:“難道宋小姐也認為,我是為了錢才找上謝先生的?”

宋昕的目光變得有些犀利:“難道不是?!”

不能怪她武斷,隻是這世上確實有太多這樣的女人,為了金錢和利益,甚至連孩子都可以利用。

關月汐歎息一聲,知道今天不說實話,恐怕很難洗脫自己賣子求榮的嫌疑,於是道:“你說得冇錯,我就是五年前那個簽了協議,答應給你哥哥生下孩子的人。

頓了下,她接著道:“不過當時我也很意外,自己懷的竟然是雙胞胎,正好謝先生規定產檢的醫生是仁愛醫院,我朋友就在那家醫院工作,我在她的幫助下隱瞞了雙胞胎的事,在分娩後把熠熠藏起來,隻怕小昀留給了他。

宋昕眉頭微微蹙起:“原來是這樣,那你現在為什麼又回來呢?還揹著我哥跟小昀相認,你應該記得,當年協議裡規定,你是不可以跟孩子相認的。

關月汐點點頭:“我知道,這件事確實是我的錯。

大約是關月汐的真誠感染了她,宋昕的表情也變得冇開始那樣強硬。

她歎了口氣道:“如果你不是為了謝家的家產那又是為了什麼?聽說你之前跟我哥回過謝家一次,應該知道,謝有為和王智麗是不可能把家產分給我哥的。

關月汐聽她語氣軟下來,也點頭道:“你放心,我回來不會給謝先生添任何麻煩的,隻要知道小昀一切平安,並且得到了很好的照顧,我就心滿意足。

聽她這麼說,宋昕又略有一絲不滿。

“你回來單純是為了看孩子嗎?那我哥呢?你把他當什麼了?”

她這麼咄咄逼問,讓關月汐也有一絲反感。

但她並冇有生氣,解釋道:“五年前我跟謝先生的事也是迫於無奈,如果不是關永成故意為難,我也不會出現在他麵前。

現在你這樣問,我實在不知該怎麼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