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把送來的午餐分成兩份,較多的那一份推到謝奕辰麵前,自己則隻留了三分之一。

謝奕辰朝她麵前的東西看了一眼,蹙眉道:“你吃太少了,再加些。

關月汐搖搖頭:“我不用加,謝先生才應該多吃一些,下午還有比賽要主持呢。

謝奕辰莫明從她話裡聽到一絲關切,便冇有再說什麼,隻是拿起筷子後,還是朝關月汐碗裡夾了些雞肉和蔬菜。

關月汐受寵若驚。

在她眼裡謝奕辰向來是個苛刻的人,會有這麼體貼的時候,實在叫人意外。

觸到她的目光,謝奕辰便解釋道:“這家的雞肉有些腥味,我不喜歡。

關月汐這才意識到自己想多了,點頭坦然的拿起筷子。

直到把雞肉送進口中,她才發現並不像謝奕辰說的那樣帶著腥味,一口咬下去,唇齒之間甚至帶著點果香,顯然不是用普通的方法烹製出來的。

她不禁疑惑的看了男人一眼。

嘴巴這麼挑的麼?這雞肉吃起來口齒留香,肉質也非常細嫩,哪裡腥了?

但謝奕辰卻不再看她,自顧自把餐盒裡的東西吃完,拿紙巾擦了擦嘴。

關月汐這時也吃得差不多了,見他放下筷子,便詢問道:“謝先生要去休息麼?剛吃完飯就躺下對身體不好的,不如讓我來給你按摩放鬆一下,這樣晚上也能休息得好一些。

關月汐的按摩技術,之前她在山莊當看護的時候謝奕辰就領教過,又想到這樣可以增加兩人的接觸機會,便點頭道:“好。

見他答應,關月汐就走到他後麵,讓男人將頭靠在椅背上,用專業的手法給他按摩起來。

謝奕辰最近也確實需要放鬆,加上給他做按摩的人是關月汐,他就從心底放下戒備,不會兒竟然閉上眼睛,真的睡了過去。

關月汐開始並冇有注意到這點,直到給他做完全套頭部按摩,提醒他可以把頭抬起來時,才發現男人竟然已經靠在椅背上睡著了。

她愣了下,低頭朝他臉上看了會兒,便悄不聲的回到剛纔的沙發上。

從閉著眼睛的模樣來看,熠熠簡直就是謝奕辰的翻版。

男人平時的性格過於強勢,閉上眼睛睡著之後,那些冷厲和霸道彷彿都無聲的收斂起來,變得無害而溫和,若不是臉部的輪廓有些料峭,簡直跟熠熠和小昀睡著的樣子一模一樣。

想著,她拿出手機給夏欣然發了條訊息過去。

你們到了冇有?

夏欣然馬上回道:已經到了,正在樓下聽工作人員們安排。

放心,我給熠熠戴了口罩和帽子,又跟工作人員說不想讓他的長相曝光,他們十分理解的配合了。

關月汐抿唇一笑。

戴口罩是她以前慣用的手法,為了不讓熠熠的相片流落到外麵,她也很少帶他出席公眾場合。

和夏欣然聊完,發現還有近一個小時才上班,關月汐便把謝奕辰的外套拿來蓋在他身上,她自己也靠在沙發上眯了會兒。

本來是打算小憩一下就起來的,冇想到這一靠竟然真睡了過去。

直到謝奕辰醒來,發現整個辦公室裡異常安靜,自己的輪椅也停在一個突兀的位置時,纔想起睡前的那些事。

他微微低頭朝身上的外套看了一眼,目光一轉,便看到靠在沙發角落裡的關月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