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輕輕撥出一口氣,擺出公事化的表情,抬腳走向謝奕辰的辦公室。

聽到門外傳來輕敲,正低頭看檔案的謝奕辰立刻道:“進。

關月汐推門而入,朝坐在寬大辦公桌後的男人看了一眼,邁著沉著的步子走進去。

聽到耳畔傳來熟悉的腳步聲,室內的空氣裡也多出一股熟悉的清香,謝奕辰才慢慢合上手裡的檔案抬起頭。

四目相對,兩人對視片刻,關月汐主動移開目光。

謝奕辰的的視線實在過於直接,讓她看得很有壓力。

她假作若無其事在謝奕辰對麵的位置上坐下,拿出平板看著唐毅發給她的資料道:“聽說謝先生想為公司做風險評估?”

謝奕辰聲音平穩:“是的,不知道你有什麼建議?”

關月汐目光在平板上掃了一眼道:“根據謝先生提供的資料,雷霆娛樂這幾年的發展形式一片大好,未來隨著網絡遊戲以及其它網絡平台的興起,業績隻會步步高昇,不管是做五年還是十年的風險評估都是多餘。

謝奕辰眉頭一蹙:“難道浩天實業的人平時都是這麼工作的?”

關月汐立刻合上平板。

“如果謝先生有任何不滿,可以打電話向我們老闆提出來,我們公司還有不少其他優秀的員工,相信他們肯定可以做出比我更專業的判斷。

謝奕辰算是聽出來了。

關月汐這麼說,是在間接拒絕為他工作。

他蹙了下眉,目光沉靜的看了關月汐一會兒,道:“據說艾薇婭小姐是精算界百年以來最傑出的天才,入行之後所做的精算評估冇有一條是不被應驗的,難道說,你今天是要拒絕為我們服務?”

關月汐雖然想杜絕與他接觸,但直接承認不想為他工作,著實對公司的影響不好。

“謝先生誤會了,其實是因為我對網絡平台的產業比較陌生,在工作上接觸也不多,如果你確實想做的話,我可以向你推薦更合適的人。

謝奕辰神色不變,目光直直落在她身上道:“我隻要你。

關月汐聽得一窒,神色都變了。

謝奕辰卻不認為自己的話有任何歧義,繼續道:“我已經跟唐先生說過,這個項目隻能由你來完成,而且工作過程中,我也希望能隨時聽到你的各種建議和意見,以便隨時更改公司的各種策略和方案。

關月汐詫異的望著他。

“即便接手雷霆娛樂的精算工作,我也是要回到浩天實業完成的,怎麼可能隨時給你提供建議?”

謝奕辰理所當然的道:“這個我在合同裡已經講過,雷霆娛樂會給你提供專門的辦公室,而且這項工作必須在半個月內完成。

關月汐更加詫異。

雖說半個月內完成不是不可能,但時間不足,因數據分析所帶來的偏差也會越大,就算完成,也可能不夠精準,這是她絕對不允許的。

“謝先生實在強人所難,這項工作恕我不能接手,你還是找其他人來做吧。

說罷,拿起桌上的平板,便欲起身離去。

謝奕辰卻突然從桌上拿起一份檔案,半眯起眼睛看著她道:“你冇有拒絕這項工作的權力,昨天晚上我已經跟唐先生簽過合同了,如果浩天實業膽敢違約,就要以十倍的價格來賠償雷霆娛樂的損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