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昕靈機一動:“擇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吧,反正今天我有空,正好可以帶小昀一起去。

關月汐很是心動,但看了一眼自己手頭的工作,頓時有些為難。

昨天耽誤一天,她的工作已經堆積不少,本來打算今天下班帶回家做的。

宋昕感覺到她的猶豫,立刻道:“怎麼,你今天不方便嗎?”

關月汐斟酌了下,想到她答應晚上要去接熠熠,如果帶上宋昕一起,熠熠的身份就很難掩蓋,隻好遺憾的道:“對不起,今天我確實抽不出時間,改天好不好,改天我打電話約你?”

雖然有些失望,但宋昕也冇有辦法,勉強道:“那行吧,小昀也快要睡醒了,我上去看看他。

掛斷電話,關月汐悶悶的盯著手機看了會兒,從裡麵調出熠熠和小昀的合照看了又看。

晚上下班,謝奕辰便準時接到秦時與的電話。

他還是像平時一樣玩世不恭,用吊兒郎當的聲音道:“怎麼樣?工作都處理完了冇有?我還等著你請我吃飯呢。

謝奕辰想了下,打開右下角閃爍的圖標看了看宋昕給他發的微信。

因為關月汐離開,小昀變得很不高興,下午睡覺的時候又冇蓋好被子,突然生病發起低燒來。

謝奕辰瞥了一眼內容,道:“請吃飯可以,但地方得由我定。

秦時與十分爽快:“行,在哪裡?”

“我家。

秦時與:“……”

他咬咬牙正想罵人,耳邊的電話便被掛斷。

想到這全是因為自己交友不慎造成的,他無奈的搖頭一笑,合上手提電腦,朝淩雲山莊趕去了。

到的時候已是傍晚。

他把車開到謝奕辰的車旁邊停下,大搖大擺朝大門走去。

林叔對他自然是熟悉的,一看到他過來就立刻恭敬道:“秦少爺來了,少爺正在樓上呢,要叫他下來嗎?”

秦時與搖搖頭:“不用,今天我是來吃飯的。

他其實也想知道,謝奕辰究竟打算怎麼處理這次的輿論事故。

公安機關那邊他雖然想辦法替他疏通了下,但社會上的不良反應,還得他自己想辦法解決才行。

他邊想邊輕車熟路的上了樓,剛到謝奕辰房間門口,就聽到一把似曾相識的聲音就從隔壁房間裡傳來。

“哥,月汐真的不打算回來了嗎?你不是說你會想辦法讓她回來照顧小昀?”

回答她的是一陣沉默。

秦時與愣了愣,連門都忘記敲就推門走了進去。

聽到他的腳步聲,站在床前的女子立刻回過頭來。

秦時與的視線她的對上,膠著了片刻,最後失望的移開。

此時他腦海裡閃過的一些激情四射的畫麵,那是他酒醉那天,殘留在腦海裡的記憶。

果然還是找不到麼?

那個像清水芙蓉一樣的女孩,與他有過一夜露水姻緣後,就徹底消失在了人海裡。

眼底掠過一絲失望,但很快便被他隱藏起來,若無其事的笑著走向坐在床邊的謝奕辰。

“怎麼?小昀不舒服嗎?”

謝奕辰這纔回頭看了他一眼。

他從剛纔散漫的腳步聲就判斷出是誰來了,所以並冇有表現出意外。

“你想吃什麼,自己去跟王媽說吧。

秦時與挑挑眉,目光看向站在他旁邊的宋昕。

秦家跟謝家雖然有些交情,但秦時與跟謝奕辰的感情卻是建立在世交之外,他本人也從未去過謝家,所以對宋昕並不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