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不一會兒,王媽把飯菜都擺齊,到門口叫關月汐和小昀進來吃飯。

小昀玩了一個小時的球,熱得身上汗漬漬的,如果不是關月汐隔會兒就幫他擦一次,他頭髮幾乎已經汗濕。

關月汐自己臉上也浮出一層健康的紅潤。

她把毛巾遞給王媽道:“王媽,麻煩你去樓上替小昀拿件衣服下來,他剛纔出了很多汗,得換件衣服才行。

“好,我這就去。

關月汐一回來,山莊裡的每個人都顯得特彆高興,連說話的語調都輕快了。

王媽圓潤的身子特彆靈活,一陣風似的到樓上拿下衣服,笑著交到關月汐手上。

“關小姐,小少爺的衣服拿來了。

關月汐也非常樂意照顧小昀,接過來替他換上,拉著他到餐桌邊就坐。

林叔早就給他們盛好了湯和飯,笑著道:“關小姐,湯已經幫小少爺涼好了。

大家都用溫和的態度跟關月汐交流,隻有謝奕辰沉著臉坐在桌子邊,不悅的看著關月汐。

剛纔他看到關月汐給小昀換衣服的動作,比以前服侍他的時候不知溫柔多少倍,這個女人還真是偏心呢?

難道他在她心裡就這麼不得人喜歡!?

關月汐注意到他的表情有些不悅,卻不知道他在生什麼氣,正想著是不是自己哪裡又做得不好,小昀脆嫩的聲音就從耳邊傳來。

“媽媽,布丁!”

關月汐這纔想起自己之前做的布丁,王媽也十分配合的把旁邊的一個玻璃器皿打開,從裡麵端出兩個晶瑩剔透的水果布丁。

“小少爺彆急,這就是關小姐做的布丁,拿出來就可以吃了。

她邊說把邊布丁分到兩個小碟子裡擺好,然後在碟子邊分彆放了一把勺子。

直到這時,謝奕辰才發現布丁竟然也有自己的份,黑沉沉的臉立刻起了變化。

關月汐看他一眼,道:“下午給小昀做的時候多準備了些材料,如果謝先生不嫌棄的話,就嚐嚐吧。

其實她上次就發現,謝奕辰好像還挺喜歡吃布丁,所以剛纔做的時候就特意多做了一下。

謝奕辰神情微妙的看了她一眼,拿勺子在布丁上挖了一塊,送進口中。

關月汐做的布丁非常正宗,甜度恰到好處,放進嘴裡跟果凍的口感差不多,但裡麵的料卻比果凍豐富,吃起來味道自然不差。

雖然心裡滿意,但謝奕辰臉上還是麵無表情,聲音平淡的道:“馬馬虎虎。

反正關月汐自己也說,這布丁不是特意為他做的,他也不用特意誇獎她。

聽到這話,一旁王媽和林叔偷偷交換了個無奈的眼神。

彆人不知道,他們可清楚得很。

關小姐不在的這些天,少爺換了個人一樣,脾氣暴躁異常,一點小事就能惹毛他。

現在好了,人找到了,他卻跟無所謂似的,連一句稱讚都吝嗇於說出口。

這種性格還能把人留住嗎?

關月汐倒是不以為然。

像謝奕辰這種人,要是吃了彆人做的東西就知道道謝,那纔怪呢?!

故而她並冇有特意理會謝奕辰,隻邊給小昀夾菜,邊看著小傢夥吃東西,心裡覺得無比滿足。

飯罷,關月汐幫王媽收拾碗筷。

王媽立刻阻止道:“關小姐,你還是去照顧少爺和小少爺吧,這些天你不在,不但少爺脾氣暴躁,小少爺也總是鬧彆扭,現在好不容易回來,就多陪陪他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