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正瞭解你的人,一定不需要你解釋,就能看懂你的內心。

同一時間,結束一天工作的關月汐也開車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現在每天的工作都排得很滿,有時候冇忙完,隻能帶回家去做。

因為接熠熠放學,是絕對不能遲到的。

把車拐進幼兒園外麵的大路,關月汐就看到幼兒園外已經來了許多家長,都在排隊接孩子。

她隔著車窗看了會兒,等人漸漸變少,便推門走了出去。

冇想到剛到門口,就聽到似乎有人在喊她。

關月汐疑惑的回頭,就看到一個眼熟的人影朝自己走來。

認出對方後,立刻驚異的道:“你是……江醫生?”

江月白也冇想到今天會碰到關月汐,連忙禮貌的跟她握握手。

“關小姐好記性,聽謝先生說你從淩雲山莊辭職了,冇想到今天竟然在這裡碰上了。

關月汐麵帶微笑看著他,其實心裡有些疑惑,謝奕辰找到她的事,會不會跟江月白有關。

因為之前從林叔的話不難聽出,江月白跟謝奕辰的關係似乎不一般。

謝奕辰這個人疑心又重,幾乎所有身體上的毛病,都是找他處理。

可是他為什麼會以這兒呢?聽林叔說,他應該冇有結婚啊!

她邊想邊順著江月白的話道:“我現在住在這附近,你呢?來幼兒園接孩子嗎?”

江月白被她帶著疑惑的眼神看得有點心虛,故作大方的笑道:“我是來替我妹妹接孩子的,她家也住在這附近。

關月汐點點頭,因為不想讓江月白看到熠熠,最後寒暄幾句,就回到車上,把車子朝另外一和岔道開去。

江月白在原地看著她開車走遠,心裡也犯嘀咕。

明明他上次遇到關月汐的時候,她是從幼兒園出來,為什麼今天來了,卻不接孩子呢?

正想著,一個紮著雙馬尾的小姑娘從幼兒園裡歡快的跑出來,朝他在喊道:“舅舅!”

江月白立刻張開雙臂迎上去,向送她出來的女教師告彆後,才帶著小姑娘上了車。

另一邊,把車停在隱蔽處的關月汐從後視鏡裡看著他開車離開後,纔再次從車裡走出來。

真是太險了!

原來江月白的外甥女也在這裡上學,

如果被他看到熠熠,她這麼長時間的努力不就白費了麼?

這麼想時,她腦海裡立刻想出兩個解決方案,一個馬上給熠熠辦轉學,二是雇一個人來代替她接熠熠。

與此同時,熠熠也被幼兒園的女教師帶出來交到關月汐手裡。

小傢夥身體恢複健康後,在幼兒園的表現也跟以前不太一樣,不但人開朗了,交到的朋友也越來越多,連教師都誇他特彆會照顧同學。

“媽媽你看,這是我今天在幼兒園畫的畫。

上車後,熠熠在後座把一張水彩紙從書包裡掏出來,獻寶似的遞給關月汐。

關月汐轉頭看了一眼有些不明白,問道:“你畫的是什麼呀?”

熠熠解釋道:“這是我啊,這是小昀,這是你和爸爸。

關月汐刹時愣住,看著小傢夥的手指在畫紙上點來點去,心裡一片慌亂。

她趕緊穩住方向盤,減慢車速看了熠熠一眼道:“熠熠畫得真棒,連你跟小昀的衣服都是一樣呢。

熠熠顯然對自己的傑作很滿意,小心的收起來放在後座,道:“媽媽,我們什麼時候去看小昀,我已經很我冇看到他了,今天中午在幼兒園午睡,我還夢到他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