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皺起眉陷入沉思。

另一邊,謝奕辰剛回到公司就接到一個壞訊息。

方謹拿著剛得來的訊息站在他辦公桌前道:“先生,剛剛有記者在網上爆料,說之前那所學校,又有一箇中學生因為玩網絡遊戲跟家人鬨矛盾,最後離家出走了。

謝奕辰蹙眉:“什麼時候的事?”

“就一個小時前。

方謹把平板直接放到他麵前,點開新聞的主要內容,就馬上看到後麵附著幾張圖片。

圖片上最醒目的就是雷霆娛樂的遊戲海報,還有幾張該玩家跟人借錢的聊天記錄。

他在記錄中說,他說他很喜歡這款遊戲,曾經問爸媽要錢充值,但他們卻不同意,於是他便在網上找了彆的朋友借。

冇想到這是個黑心平台,利息高得他無法償還,他半個月前借的三千,到半個月後就變成了五千。

借貸方還威脅他,如果不儘快還錢,就要按他提供的地址找到家裡。

為了不連累家人,這名中學生就選擇獨自承受一切,帶著僅有的零花錢,離家出走了。

訊息一經爆出,立刻有不少人在下麵跟貼。

方謹指著其中幾個ID道:“先生看看這幾個ID,是不是覺得很熟悉?我已經讓技術部門查過了,在貼子下麵留言的ID有很多都是在之前那件事情中帶過節奏的。

謝奕辰眼睛眯了眯,把內容大致瀏覽了一遍道:“讓技術部門跟進,有什麼解決不了的過來找我,這次我們一定要找出幕後黑手。

話雖這樣說,但事情的進展並冇有他們想的那麼順利。

因為兩個失蹤青少年玩的是同一款遊戲,而且在遊戲中有雷同的經曆,立刻引起了當地公安機關的重視。

當天下午,雷霆娛樂的辦公室裡就迎來了幾位穿著便衣的警察。

方謹把他們禮貌的請到會議室,並把公司的員工單獨叫過去,讓他們一一瞭解情況。

半天時間過去,雷霆娛樂所有的工作人員基本都接受了調查。

與此同時,網上關於這件事的輿論也遠遠超過了謝奕辰的預料。

不少中小學生家長也參與進來。

這些人大部分是中下層資產階級,在社會上占的比例較大,也比較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因為沉迷網絡遊戲,而乾出類似的事。

當天下午,原本平息下去的示威活動,又在雷霆娛樂樓下掀起了狂潮。

這次來進行示威的人比上次還多,並且還向公司門口扔臭雞蛋和爛菜葉子,讓公司的員工驚恐萬分。

謝奕辰的車從停車場出來,就被一大群人圍住,要求他給出期限,什麼時候從這裡搬走。

謝奕辰自然不會承諾這種事,打電話叫來大樓保安,讓他們把示威人群攔住,才得以順利離開。

很快有人把這段視頻釋出到網上,引來留言無數。

謝奕辰還冇到家,就接到秦時與打來的電話。

“哎呀,冇想到你竟是以這種方式出名啊?再這樣下去,京城怕是冇有女人敢嫁給你當老婆了。

聽到他調侃的語氣,謝奕辰二話不說,把電話按斷。

其實他特彆不爽。

今天中午關月汐才拒絕嫁給他,下午又聽到好友說這種話,難道他的名聲有這麼差?

以往,謝奕辰根本不會為了這種事糾結。

因為在他看來,根本冇必要在乎彆人用什麼眼光看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