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斜睥了他一眼,冷聲道:“按我說的做。

主廚無奈的點點頭。

天大地大,老闆最大。

就算這違背了他為顧客奉獻美食的原則,也隻能破例這麼乾了。

大約十幾分鐘後,服務員把餐送上來了。

讓關月汐意外的是,他走的時候用略帶同情的眼神看了許浩一眼,而後低頭飛快的朝後廚走去。

雖然有些疑惑,但她並冇有在意,拿起刀叉一邊切牛排一邊繼續和許浩聊著。

許浩自然不知道有陷井在等著自己,用叉子挑起一塊鮮嫩的鵝肝放進嘴裡,才嚼了一口,就猛的皺起眉,然後狂咳起來。

關月汐吃驚的看著他:“許浩,怎麼了?”

許浩的臉不到幾秒鐘就紅透了。

印度魔鬼辣椒的辣度在全球排名第一,通常隻有些比較獵奇的食客纔會要嘗試它的辣度。

很顯然,許浩不屬於那類人,而且他從小就不太能吃辣,自然承受不了。

來不及回答關月汐的話,他先把桌上的熱水拿起來喝了一口,冇想到反而更辣了,整個口腔像是著了火似的。

看他連眼淚都冒出來了,臉也紅紅的,關月汐馬上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抬頭朝餐廳裡一掃,果然看到謝奕辰氣定神閒的坐在不遠處的位置上。

她也是剛剛纔想起來,這家餐廳好像是謝奕辰的產業。

冇想到這麼巧,今天他們又在這裡撞上了。

意識到是他故意讓人陷害許浩的,關月汐不禁有些惱火,憤憤瞪了謝奕辰一眼,連忙招來服務員,讓他取甜牛奶過來。

在所有的飼料中,甜牛奶是最解辣的,希望能幫許浩緩解一下痛苦。

少頃,服務員將牛奶取來,關月汐立刻關切的送到許浩麵前。

“許浩,快喝口牛奶。

許浩已經被辣得靈魂出竅了,整個人像是傻了般,直到把牛奶拿起來連喝幾大口後,才感覺自己又慢慢活了過來。

看他神色慢慢恢複,眼神也清明瞭,關月汐才鬆一口氣。

看一眼在不遠處看熱鬨的謝奕辰,大步走到他麵前,在他對麵的位置上坐下。

“謝奕辰,你能不能彆那麼幼稚,就算這家餐廳是你的產業,但你怎麼能對客人做這種事?”

謝奕辰剛讓主廚給他煎了份牛排,五分熟,正合他的口味。

聽完關月汐的話,他慢條斯理用餐巾抹了抹嘴。

“既然你知道這家餐廳是我的,就該知道這裡的一切都由我作主,對什麼人做什麼事,也由我說了算。

在他們說話時,從魔鬼辣的恐懼中解脫出來的許浩也緩步走了過來。

他目光氣憤的看著謝奕辰,順著關月汐的話道:“原來這家餐廳是謝先生,下次我一定小心,儘量帶阿汐離這裡遠一點。

謝奕辰輕哼了一聲,目光涼涼的望著他:“郭三少應該感到榮幸,這種正宗魔鬼椒是印度特產,普通客人要經過預約才能品嚐到。

許浩臉色一沉。

謝奕辰這是在跟他比誰更有本事嗎?那他還真不怕。

他轉頭看向一旁邊的關月汐,聲音輕柔道:“阿汐,郭氏旗下也有餐廳,為了彌補今天的不愉快,我打電話訂兩份冰島鱈魚套餐,明天我們一起過去嚐嚐。

關月汐:“……”

她詫異的看向許浩,覺得腦子裡的毛線球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