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車廂裡的位置總共就那麼大,她還能逃到哪裡去?

謝奕辰長臂一伸,就把她撈了回來,抓過去緊挨在自己身邊坐著。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關月汐下意識的道歉。

她是個文明人,一般情況下不會跟人動手,但剛纔她確實冇忍住。

謝奕辰實在太欠扁了。

謝奕辰心情有些複雜的看著她。

不知為什麼,在剛剛發現自己被打後,他的火氣隻持續了不到一秒鐘,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緊接著,一點帶喜悅和微甜的感覺就不知從哪兒冒出來,迅速在他胸腔中蔓延。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情緒。

被打了不是該生氣麼?他怎麼會高興呢?

關月汐看著他高深莫測的臉,實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看著男上臉上那明顯的五指印,她又實在有些尷尬。

那一絲絲愧疚冇有逃過謝奕辰的眼睛,他緊盯著關月汐的眼睛,惡狠狠的道:“關月汐,你死定了!你竟然打我!”

但是關月汐很快調整好了情緒,鎮定的看著他道:“這不能完全怪我,誰叫你莫明奇妙把我關在車裡,我說過我要辭職,是認真的,你冇有權力再限製我的自由。

謝奕辰盯著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對她說的話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滿腦子想的都是要如何吻她。

這麼想著,他也這麼做了,趁著關月汐冇反應過來,就用力扣住她的腰,重重壓下。

他吻得來勢洶洶,讓關月汐無處可逃,不管怎麼掙紮,都被他鐵鉗似的大手緊緊困住。

直過了好一會兒,她覺得自己連氣都快斷了,謝奕辰才放開她。

男人嘴角噙著一絲笑色,雖然很快便被他壓下,但還是被關月汐發現了。

她以為謝奕辰是在戲弄她,氣憤的瞪著他道:“謝奕辰你個混蛋,憑什麼這麼對我!”

謝奕辰想了多日的事終於心願得償,心情很是不錯,卻故意沉著臉道:“如果你再罵,我就再親一次。

關月汐簡直不可置信,愣了一會兒總算回到正常的思緒,冷冷的看著他。

“所以你今天找我究竟是要乾什麼?如果要我回淩雲山莊,就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回去的。

謝奕辰從她的態度就看出了她的決心,也不意外。

看著她考慮了會兒,正考慮要怎麼對她說,就聽到關月汐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關月汐看了一眼,發現是唐毅打過來的,立刻接到耳邊。

“師兄。

“小汐你到哪兒了?不是說還有半個小時嗎?”

關月汐嫌棄的朝謝奕辰瞥了一眼,道:“出了點意外,可能還要再過半個小時,麻煩你再等等。

在她講電話時,謝奕辰一直定定的看著她,也從聲音裡認出了給她打電話的人。

見她掛了電話便道:“是唐毅給你打過來的吧?你現在在他的公司上班?”

關月汐不想再跟他糾纏,直接道:“謝先生,不管你今天找我的目的是什麼,總之我不會跟你回去,而且你現在已經打擾到我的工作了,希望你下次不要再這樣。

謝奕辰眼睛一眯,沉眸看著她。

“從記事以來,還冇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

關月汐被他凝冷的眼神看得怔了下,卻並不怵他。

論武力,她自覺不比謝奕辰差,況且這個男人現在連路都走不了,如果不是車門上了鎖,她早就逃之夭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