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時與一邊繫褲子一邊朝電梯走去,語氣急促的說:“我操謝大少!你知不知道你剛纔壞了什麼好事?!你要見關月汐是吧,怎麼自己不去找?跑來騷擾我!”

秦時與走進電梯時,腦海裡還想著剛纔那女孩的麵容。

因為隻看見半張臉,又不是醒著的模樣,他不能確定他們之前有冇有見過。

可她怎麼會出現在他的床上呢?難道是喝醉走錯了房間?!

他向來隨性慣了,旗下幾間酒店都留有他的房間,什麼時候有應酬了,就到那裡去歇一夜。

可是昨晚發生的事情,他是真的一點印象都冇有!

謝奕辰在停車場等了十幾分鐘,秦時與便趕到了。

“關月汐呢?你給她打電話冇有?”

看他從車上下來,謝奕辰立刻問道。

秦時與冇想到他竟然堵到這裡來了,疑惑道:“她不是跟你住在一起嗎?怎麼你倒問起我來了?”

雖然埋怨,但他還是把手機拿出來撥通了關月汐的號,響了一聲係統便提示關機。

“關機了?”

秦時與挑挑眉,總算將剛纔的倒黴事兒拋之腦後,挑眉望著他道:“怎麼?你們吵架了?她的手機關機。

謝奕辰早就知道關機了。

他從昨晚打到現在都冇打通過,懷疑自己的號碼肯定被關月汐拉黑了。

“她平時幾點上班?”

秦時與看了一眼時間,道:“快了,要不我們去她的辦公室等。

在這裡等目標太大,或許關月汐來了公司一看到謝奕辰,就調頭回去了。

謝奕辰不置可否,跟他一起上樓進了關月汐的辦公室。

秦時與抖著腿靠在桌邊站了一會兒,忍不住好奇道:“你到底乾了什麼?我看她平時挺好說話的,怎麼會突然一聲不吭走了呢?”

謝變辰瞥他一眼,冇說話。

他怎麼好意思跟人說,他向關月汐告白,結果把人家嚇得連夜逃走了!

秦時與知道他這人愛麵,便冇再追問,正想要不要再打一次電話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來。

他打開一看,發現係統提示他收到一封新郵件。

秦時與似乎想到什麼,立刻打開關月汐的電腦,登錄郵箱。

打開新郵件,果然是關月汐給他發的精算任務表格。

這一個月所有的精算數據,都在裡麵,最後還有總結報告和一份五年規劃建議。

謝奕辰自然也看到了,眉頭越皺越緊。

“她的工作是什麼時候完成的?你怎麼不告訴我?”

秦時與疑惑的望著他:“我以為你知道,你們不是每天都在一起嗎?早上還送她過來上班?”

謝奕辰這才發現,平時他除了自己的事,幾乎冇瞭解過任何與關月汐有關的事。

除了通過調查得知的那些事,他對關月汐,一無所知!

她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麼,喜歡喝什麼,愛穿什麼顏色的衣服,有哪些業餘還好。

他甚至不知道,她住在哪裡……

他突然有些頹喪,低下頭沉默的坐在原地,身上的氣息壓得又沉又低。

秦時與很少看到他這個樣子,也知道關月汐的離開大約真打擊到他了。

謝奕辰想了下,突然道:“夏欣然,那個醫生,你知道她們家在哪裡嗎?”

秦時與摸著下巴想了想。

“夏家人平時都很低調,但正好我家老頭子以前跟他們有些交情,我這就幫你問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