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很嚴重?”

她有些愧疚的說。

再怎麼說,謝奕辰長得細皮嫩肉的,一張臉看著賞心愉目,這樣被她劃一道口子,確實有些有礙瞻觀了。

聽到她帶著小心的語氣,謝奕辰心裡默默享受,臉上卻依舊麵無表情。

關月汐猶豫了會,打開包包從裡麵掏出一張紙巾,遞過去道:“擦擦吧,如果再流血就要按住止血。

因為謝奕辰受傷的臉在另一邊,所以她並不能看出傷得重不重。

謝奕辰依舊不理她,隻手手指摸了摸那道傷口。

又是一片觸目驚心的紅!

這下關月汐終於不淡定了,連忙湊過來道:“給我看看傷得怎麼樣?”

聞到鼻端傳來的馨香,謝奕辰心裡瞬間就舒坦了。

喜歡的人還是要抱著才舒服。

他邊想邊垂眸看向關月汐,見她一臉緊張的湊過去看自己臉上的傷,白皙滑嫩的臉蛋捱得自己那麼近,連洗髮水的香味都聞得見。

他忍不住輕輕吸了口氣,雙手不動聲色扶上關月汐的腰。

前排開車的小吳看得咋舌,BOSS纔是老司機啊,就這麼不動聲色幾下,關小姐就自己投懷送抱了。

關月汐卻並不知道謝奕辰的心思,用紙巾替他把臉上的血跡擦乾淨,又放在上麵捂了捂。

直到確定傷口不再滲血了,才把手收回來。

當轉身想回到自己座位時,才發現謝奕辰已經把她牢牢抱住,困在懷中。

她掙了下,又怕動作太大讓小吳發現,隻得憤憤看著他道:“快鬆手!”

謝奕辰卻裝聾,眼也不眨的看著前方,對她的話置若罔聞。

關月汐怕這曖昧的動作被人看到,看他還不鬆開,就在他胳膊上捶了幾下。

謝奕辰立刻低頭看向她:“彆動,再動我就親你。

關月汐:“……”

見過不要臉的,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她把自己當根木頭杵在謝奕辰懷中,等汽車在世秦樓下的停車場一停,立刻打開車門衝了出去。

看到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謝奕辰頓時心情舒暢的揚了揚唇。

小吳見鬼似的瞪著後視鏡,不敢相信自家老闆竟會露出這麼肉麻的笑容。

他猶豫了片刻,發現謝奕辰久久冇有把目光收回來,不由問道:“先生,我們要回公司嗎?”

謝奕辰臉一板:“不回公司你要在這過夜嗎?”

嗚嗚嗚,他再也不敢多問了,老闆好凶!

關月汐上了電梯,心裡還有些情緒激盪。

謝奕辰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動不動就對她摟摟抱抱,還要親她。

難道……

想到夏欣然之前說的話,她的心不由怦怦跳起來。

不會的!

謝奕辰怎麼會喜歡她呢?他不是對女人有潔癖,還非常嫌棄她嗎?

就算喜歡,也隻是喜歡她的身體吧!

記起上次男人把她壓在身下時說的話,她激盪的心頓時又恢複了平靜。

如果謝奕辰把她看成跟某些女人一樣隨便,那他就錯了。

她對同床共枕的人是有要求的,如果隻追求身體上的刺激,她何必在國外單身那麼多年?

下午上班,關月汐把手頭的工作再次檢查了一遍。

正式工作基本都收尾了,隻要交到秦時與手裡簽字公佈,便算是完成。

看著這個自己呆了快一個月的辦公室,她心裡還是有些不捨,把東西列印出來,放進卷宗呈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