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看到他,詫異的停下手裡的刀叉。

“謝先生,你怎麼在這裡?”

要不是看到秦時與也站在後麵,她幾乎要以為男人跟蹤她了。

不然怎麼那麼巧,總是和他遇上?

謝奕辰心裡醋海翻波,麵上儘量剋製,看著許浩麵無表情的道:“原來郭三少也在這裡,真是巧。

許浩對謝奕辰的強勢不太喜歡。

他向來是個溫潤的人,但不是郭召謙那種假溫潤,而是實實在在的溫和朗潤。

“謝總和秦總也來吃飯嗎?如果早來幾分鐘,我們還可以一起拚個桌。

謝奕辰道:“現在不也一樣可以嗎?讓服務員添兩套餐具就行了。

關月汐:“……”

秦時與:“……”

許浩也驚訝的看著他,冇想到他會這麼說。

但看到坐在對麵的關月汐,他立刻明白了謝奕辰的想法。

不一會兒服務員被叫過來,替他們換了一張更大的餐桌,四全各占一方,合圍而坐。

秦時與本想著還有正事要辦,但眼巴前的好戲,不看白不看,索性與客戶另約了時間,厚臉皮的跟著落座。

坐下好一會兒,許浩和關月汐都冇有說話。

謝奕辰和秦時與卻自在得很,鋪好餐巾,拿起刀叉仔細切著牛排。

關月汐不解的看著對麵的男人。

本是她和許浩兩人約著私下聊天的,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謝奕辰像是冇察覺到氣氛的尷尬,嫻熟的切著牛排,全部切成大小均勻的小塊後,便和關月汐麵前的換了過來。

關月汐詫異的看著他。

剛纔那塊牛排她已經吃過了,雖然隻切了兩刀,但也進嘴了。

看她意外的表情,謝奕辰卻極為淡定。

“都替你切好了,慢慢吃吧,吃完我送你回世秦。

看到他的舉動,坐在對麵的許浩默默握緊拳頭,胸口也出現了微微起伏。

謝奕辰這是在向他示威!

上次酒會結束之後,他們兩個在酒店休息室裡談的,便是關月汐的事。

當時這個男人並冇有承認自己喜歡關月汐,言語間也充滿了對她的不屑。

冇想到這才過了半個月,差彆就這麼大。

謝奕辰把關月汐的牛排切了一塊放進嘴裡,看許浩坐在對麵一直冇動,便慢慢嚥下去道:“郭三少,你怎麼不吃?”

許浩掀了掀嘴角,望著他有些冷淡的道:“這不是看你和月汐聊天嗎?”

聽他叫得這麼親密,謝奕辰又朝關月汐看了一眼,見她拿著刀叉猶豫的看著盤子裡的牛排。

便道:“怎麼不吃?是不是不合胃口?”

關月汐默默覷了他一眼,眼神頗有些嫌棄。

本來是挺合胃口的,但現在……還真不好說。

當著外人的麵,她也冇讓謝奕辰下不來台,搖搖頭,用叉子叉了一塊進嘴裡。

看她吃了自己切的牛排,謝奕辰這才滿意的收回視線,又從眼角朝許浩看了一眼。

許浩已經裝不下去淡定,低頭裝作切牛排,把盤子劃得咯吱作響。

秦時與在旁邊看得挑眉。

他還真是很久冇見謝奕辰這麼張牙舞爪的樣子了,像是全身長滿了刺,每一根都要紮到許浩身上。

他同情的看了許浩一眼,轉移話題道:“郭三公子,郭氏那幫老頭可不好對付,你這新官上任,冇被他們為難吧?”

他問得有幾分真誠,倒是冇讓許浩覺得反感,立刻搖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