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知道他對關月汐的心思是這樣,之前就不該幫許浩奪得繼承權,這不是讓他多了一個情敵嗎?

事情確實如他想的那樣,關月汐在中午快下班的時候,接到許浩的電話,說已經在附近的餐廳定好位置了。

關月汐應約前來,在餐廳門口和許浩碰麵。

“怎麼不進去等,我離這裡很近的。

許浩微微一笑。

大約是繼承了郭氏集團的原因,他身上看起來比往日多了幾分自信和沉穩,眼神也更堅定。

“沒關係,在外麵可以早點看到你。

他說的是真心話,自從關月汐答應和他吃飯後,他就一直在心裡想著這個畫麵,幾乎迫不及待。

兩人進入餐廳落座,周圍氣氛優雅舒緩。

因為格調比較高,來這裡吃飯的人並不會大聲講話,所有隻聽到優雅的純音樂在耳邊流淌。

兩人點了餐,關月汐便問道:“怎麼樣?最近工作還順利吧?有冇有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

許浩點頭:“還好,目前為止一切還挺順利的。

他一向是個要強的人,以往因為身份的關係,在關月汐麵前有些畏縮不前。

可是知道自己這麼被郭震華認可後,他突然覺得私生子的身份並不是他和關月汐在一起的阻礙。

隻要他足夠優秀,足夠有能力,一樣能成為站在她身邊的男人。

“那就好,我在這邊呆的時間可能不長了,過段日子或許會回國外。

許浩才下定了追求她的決心,就突然聽到這樣的訊息,不免有些震驚。

“你要回國外?”

關月汐點點頭,喝了口水道:“我這次回來,本來就是為了給孩子治病的,現在他的身體康複了,自然冇有再留下去的必要。

許浩默了默,眼底流露出失望。

他知道,關月汐對他並冇有什麼特殊的感情。

是他一直固執的喜歡著她。

隻是眼看他就有照顧好她的能力了,她卻要離開,他心裡不免有些沮喪。

“你心裡,真的冇有什麼放不下的嗎?”

關月汐順著他的話思忖了下,腦海中突然閃過謝奕辰的臉,讓她連忙搖搖頭。

“爺爺已經送到福利院去了,能得到很好的照顧,我每年也會抽空回來看他兩次,其它……應該冇什麼放不下的。

她這樣回答許浩,同時也告誡自己。

許浩臉上閃過一絲苦笑。

心情有些複雜的道:“那你孩子的病治好了嗎?上次在醫院看到他,也冇來得及給他送些見麵禮。

關月汐微微一笑:“客氣什麼,以後總有機會再見的。

許浩低了低頭,正要說什麼,突然看到餐廳的門被推開,兩個眼熟的人從外麵走進來。

一個是世秦的秦總,一個是坐在輪椅上的謝奕辰。

他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們,臉色立刻變了變。

而此時,推門而入的秦時與也看到了坐在窗邊的許浩和關月汐,歡快的吹了聲口哨。

“謝大少,你應該感謝我今天邀請你過來,要不然怎麼會這麼好運呢?”

謝奕辰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他本來是陪秦時與來見客戶的。

兩人合作的新項目正在發展階段,有大量的合作需求。

冇想到這麼巧,許浩和關月汐竟然也約在這家餐廳。

他立刻轉著輪椅走過去,停在兩人桌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