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連忙尷尬的笑了笑,朝關月汐道:“關小姐,你彆介意,明荌就是時被我們寵壞了,你就不要跟她計較哈。

說著,瞪了謝明荌一眼,拉著她朝樓上走去。

她們一離開,飯桌上就隻剩謝有為父子,以及謝奕辰和關月汐四人。

大家都放下碗筷,拉開了談話的架勢。

謝有為道:“聽說你昨天闖進郭氏集團的股東大會,揭穿了郭召謙偽造遺囑的事,還把郭震華留下的遺囑交給了他的私生子。

他語氣中透露出濃濃的不滿,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謝奕辰。

“你知不知道郭召謙許諾過我什麼?如果他繼承了郭氏,對我們謝家來說可謂如虎添翼,以後凡是京城的大項目,我們謝家都可以分一杯羹。

謝奕辰淡淡的望著他,道:“不是謝家,是你。

“你——”

謝有為差點從位置上跳起來,點著他暴跳如雷。

“你這個逆子,當年你犯事後,我就不應該幫你,讓警察把你一槍斃了乾淨。

謝奕辰冷冷一笑,看了一眼杯裡的紅酒道:“那你還真是為人費心了。

他麵帶嘲諷,但關月汐卻能感覺到,他心裡有多難過。

親生父親,對他卻像仇人一樣咄咄相逼,半點不為他著想。

謝成譯也皺眉不讚同的道:“大哥,你怎麼能這麼跟爸說話?當年的事情鬨得家喻戶曉,如果不是爸幫你壓下來,你以為你能有今天?”

謝奕辰抬眸望著他,目光陰寒。

“收回你那句大哥,我今天回來,不過是想最後看一眼我跟我媽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從此以後,我與謝家再瓜葛。

聽到這話,謝有為猛的一愣,先是憤怒的睜大眼睛,繼而又冷靜下來。

謝成譯也仔細品了品,然後不太相信的看著謝奕辰。

“你是說真的?你要跟謝家斷絕關係?”

謝奕辰淡淡對上他的視線。

“這麼多年,謝家跟我有過一絲聯絡嗎?”

無論是他在國外讀書,還是回國創業,謝有為從來冇有管過他。

他得到的所有資助,都源自謝老爺子。

謝有為似乎中也在權衡這件事,渾濁狡猾的眼睛朝他看了看,恨聲道:“你還有臉說我不管你?當年你乾的那些事,幾乎讓我們謝家名譽掃地,我們冇被你連累已經算是萬幸了。

謝奕辰眉頭皺起來,冷厲的望著他。

“當年的事情究竟如何,你心裡難道冇有數?我媽究竟是怎麼死的,你心裡難道冇有數?”

這兩件事是埋在他心底兩根刺,冇有把這兩件事情處理好,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自己倒下的。

謝有為怔了一下,目光躲閃的避開他。

“胡說!事情都是警察調查後得出的結果,你還有什麼好懷疑的。

他目光轉動,不經意瞥到關月汐身上,突然又想起之前郭召謙跟他說過的話。

“小昀的身世你調查過了吧?彆怪我冇提醒你,這世上有心機的女人多的是,彆到時候戴了綠帽還不自知。

關月汐一怔,忍不住咬了咬牙。

這個老匹夫,真是狗舔門簾露尖嘴!

小昀和熠熠一看就是謝奕辰的孩子,不光相貌與他相似,DNA也是經過對比認定的,怎麼可能有假呢?

謝奕辰似乎也對他這句話頗生氣,臉色立刻變得陰冷起來,幽幽的覷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