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召謙因為偽造遺囑,也在郭氏內部失去了信任,自請降職到外地,當天下午就從辦公室裡搬了出去。

所有的事情都大快人心,讓關月汐看得心情又好了幾分。

傍晚時分,她自和小昀在花園裡種花,許浩的電話突然打了過來。

關月汐立刻接起來,放在耳邊道:“恭喜你啊許浩,我在網上看到新聞了,聽說你成功繼承和郭氏集團。

許浩顯然也很高興,聲音裡透著前所未有的輕鬆。

“是啊,這件事情說來真是不可思議,父親生前,我以為他對我是不滿意的,甚至也不太願意叫他爸爸。

說到郭震華,他聲音裡又不免透著遺憾。

關月汐很理解這種子欲養而親不在的心情,便安慰道:“你放心,郭老不會介意的,他對你嚴格,正是因為他對你寄予厚望,隻要你把郭氏打理好,就是對他最好的回報了。

這話正說到許浩的心坎上。

他猶豫了會兒道:“月汐,如果有時間,我能請你吃頓飯嗎?有些話我想當麵跟你講。

關月汐大致想到他要說什麼,但想到自己都是要離開的人了,便大方的應道:“好,地方你定吧,我過兩天應該都有空。

見她答應,許浩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笑色。

以前他隻是郭氏的私生子,實在冇什麼強求關月汐留在他身邊的底氣。

但現在不同了,他身後有整個郭氏集團,隻要關月汐願意,他願意照顧她和她的孩子一輩子。

掛斷電話,關月汐就看到謝奕辰的汽車從外麵開過來。

雕花大門緩緩開啟,讓司機把車開進來停在了院子裡。

林叔立刻從屋裡迎出來,和小吳起把謝奕辰扶到輪椅上。

“爸爸!”

小昀今天在通話裡也聽到了不少與謝奕辰有關的事,頓時覺得自己的父親英勇無比,跑過去緊緊抱住他的腿。

謝奕辰在他頭上摸了摸。

“今天在家乾了些什麼?”

小昀往後一指:“我跟媽媽在種花呢。

這些菊花是我們從後麵的花圃裡挖過來的,媽媽說過段時間它們就能開花了。

謝奕辰點點頭,目光落在關月汐臉上,發現她種花種得自己臉上都是土,跟小昀一樣把自己搞成了花臉貓。

心頭莫明竄上一絲喜悅,還有一種陌生的滿足感。

“好了,進屋把手洗洗吧,王媽的飯應該快做好了。

眼看天色不早,他便催促小昀進屋洗手,同時朝關月汐看了一眼。

關月汐知道他不喜歡把身上弄臟,把東西收拾好後,帶小昀到房間換了身衣服纔下來。

雖然和小昀在一起才兩個月時間,但關月汐發現小傢夥比她剛來的時候長高了不少,現在已經能坐在位置上自己夾菜了。

吃完晚飯,關月汐就帶著小昀去樓上洗澡。

謝奕辰則由林叔推上樓,打算到書房看會兒檔案。

不想剛坐定,桌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看到螢幕上閃爍的號碼,謝奕辰神色微微一冷,接起來放到耳邊沉聲道:“喂。

“奕辰,我是麗姨啊,後天你爸爸生日,你有空回來吃頓飯嗎?”

王智麗故作溫和的聲音從聽筒內傳出,讓謝奕辰的聲音輕輕眯了眯。

在國外的那幾年,這個女人的聲音曾無數次出現在他的夢魘之中,如蛆附骨,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