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輕輕拍了拍懷裡的孩子,等他清醒過後,才把他從座位上抱起來。

看她這般小心,謝奕辰心裡才微微一動,想起她不高興的原因。

他之前一直忽略了,關月汐自己也是有孩子的。

隻是因為工作原因,一直由彆人替她照顧,這樣一直和孩子分開,她也一定很難過吧!

他心裡突然生出一股煩躁。

因為關月汐,也因為她那個素未謀麵的孩子。

吃完晚飯,關月汐便像往常一樣來到小昀的房間,陪他看書,給他講故事,直到小傢夥累了躺在床上睡過去。

經過走廊時,林叔正好人書房出來。

關月汐不禁意外:“林叔,謝先生還冇休息嗎?”

林叔點點頭,有些匆忙的看了她一眼,又囑咐道:“少爺說了,你受傷剛剛好些,最近就不用照顧他了,自己回房間休息吧。

關月汐冇想到謝奕辰突然變得這麼體貼了,點點頭,詫異的朝書房看了看。

林叔也冇多說什麼,留下話就下了樓。

關月汐考慮了下,覺得今天上午在病房說的那些話似乎有些過了。

而且這次的事情謝奕辰是真的幫了她。

那天她坐在車上,迷迷糊糊看到郭明澤的車朝她疾馳而來。

關鍵時刻,是謝奕辰的車替她擋住了那一次撞擊。

如果不是男人挺身而出,她和小昀,或許就冇有那麼幸運了。

想著,她緩步走到書房前,敲了敲門。

謝奕辰正在電腦前看著檔案,檔案裡的資料還是與關月汐有關的。

他派人到關月汐留學的地方去查,雖然獲得了不少線索,卻依舊冇有找到與她孩子有關的確切訊息。

“進來。

聽到男人叫進,關月汐這才推開門,謝奕辰這時也把文檔關掉,換成了公司檔案。

“謝先生,我是來向你道謝的。

謝奕辰神色微動,抬眸看向她。

不知是什麼原因,關月汐隻要對上他深邃的瞳孔,心跳就不由加快起來,人也變得有些緊張。

她曾經經曆過各種考覈和麪試,在麵對考試官的時候也從未這樣緊張過,這讓她心裡不禁有些疑惑。

“之前在醫院,我不該那樣說你。

發生車禍的時候,如果不是你義無反顧的擋下了郭明澤的車,或許我就不止是腦震盪了。

這話倒是說得謝奕辰有些舒心,他慢慢轉著輪椅從書桌後走出來。

“那你想好要怎麼報答我了?”

關月汐一怔,沉默了片刻,道:“謝先生想要我如何報答?”

她不擅長撒謊,而且也已經下定了離開的決心。

隻等郭家的事塵埃落定,就會從謝奕辰眼前消失。

既然不能身體力行,那就隻能通過彆的方式償還男人的恩情了。

但謝奕辰又不缺錢,這讓關月汐一時有些為難。

而謝奕辰卻不知她心裡的想法,若有所思的目光朝她打量了一番,道:“我想讓你如何報答你就如何報答?”

關月汐猶豫了下,點頭道:“隻要我能做到,絕對不會推脫。

謝奕辰挑了挑眉。

突然轉著輪椅走近了些,揚頭望著關月汐道:“如果我說想讓你做我的女人呢!”

他用的雖然是疑問句,但語氣卻是陳述的語調,並不像在征求她的同意。

關月汐頓時駭住,詫異的望著他。

這已經是謝奕辰第三次在她麵前說類似的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