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昀這纔好了些,慢慢從被子裡爬起來,抽噎著看向她。

關月汐抬手憐惜的替他擦去眼淚。

“寶貝放心,無論媽媽在哪裡,心裡的對你的愛永遠不會少一分。

她邊說邊在小昀額頭上吻了吻

得到安撫的小娃娃終於平複下來,躺在床上聽她講了一個睡前故事,便乖乖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與此同時,在隔著一堵牆的謝奕辰房間裡。

男人依舊像平時一樣坐在床上看檔案,不過平板電腦裡顯示的不是公司資料,而是一份又一份,與關月汐相關的文檔。

聽到外麵傳來敲門聲,他立刻把文檔關掉,將一份公司資料打開。

關月汐端著一杯牛奶進來:“謝先生,牛奶送來了,請問你還有什麼其它吩咐嗎?”

她著在離床邊約半米遠的地方問道。

謝奕辰朝她瞥了一眼,知道她在有意防著自己,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

“不用了,你下去休息吧。

最近他讓方謹把關月汐所有的資料整合了下,發現他之前似乎想錯了一件事。

關月汐的孩子與小昀年紀相仿。

說明他是在關月汐出國前就懷上的。

那個讓關月汐懷孕的男人究竟是誰?為什麼他費儘心思都查不到呢?

還有她生病的孩子。

他幾乎動用了所有力量在仁愛醫院調查,卻找不到一絲與他相關的資訊,就算偶爾找到一兩個類似的,最後卻發現根本不是他。

他不禁好奇,這個女人究竟在隱藏什麼!

看到房門被輕輕帶上,謝奕辰朝關月汐消失在門外的背影看了一眼,目光若有所思。

回到房間,關月汐就把自己的東西稍微整理了下。

今天回來的時候她特意開了車,明天隻要不驚動謝奕辰,就可以靜悄悄的離開。

直到打開抽屜看到那個鑰匙形的U盤,關月汐才怔了下。

這件事情也必須在她離開前解決,要不然就辜負郭震華老人家的在天之靈了。

她邊想邊把U盤放進包包裡,熄燈上床,閉上了眼睛。

翌日,關月汐在天亮的時候醒來。

大約是昨夜睡得晚,她醒來的時間比昨天略晚了些,到外麵的時候王媽的早飯已經快做好了。

看到關月汐從房間出來,她立刻熱情的道:“關小姐,你今天又要出門嗎?先來吃個早飯吧,餓著肚子出門哪兒舒服?”

關月汐笑了笑,想到這段時間受她不少照顧,便跟跟進廚房替他把灶台收拾了下。

王媽連忙道:“關小姐,你就麻煩了,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你就去忙你的吧。

“謝謝王媽,你做的燒賣是我這些年吃過最好吃的呢。

她邊說邊把王媽端來的燒賣拿起一個。

王媽平時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手藝,聽到關月汐的誇獎,果然眉開眼笑。

“關小姐喜歡就多吃幾個,鍋裡還有呢。

她和關月汐都冇發現的是,在她們笑著聊天時,一個小小的影子從彆墅裡鑽出來,躲到了關月汐的車後。

幾分鐘後,關月汐吃完早餐從屋裡出來,用鑰匙打開車門,從彆墅裡開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