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小姐,這紅酒的品質雖然不錯,但似乎並不像你說的那樣,是波爾多酒莊窖藏十年的珍品。

郭薇眯起眼睛,神情陡然一變。

“關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莫非覺得我剛纔是在騙大家?”

她輕哼了一聲,語氣不屑的道:“像今天這樣的場合,你說話可要負責任,紅酒的出處和年份經過品酒師一鑒定,就立見分曉,並不像你們的精算行業,需要經過幾個月甚至幾年,才能知道一個人說的話是真是假。

她這麼說,明顯是在暗指關月汐汙衊她。

旁邊的人聽了也議論紛紛。

今天這個酒會是郭家主場,關月汐剛纔摔碎紅酒砸了場子不說,還敢說這樣的話來質疑郭家人,實在不占理。

關月汐其實也不想惹事,但也不代表她怕事。

剛纔她摔那一跤,明顯是郭薇在背後搞的鬼,要不然她裙子上怎麼會有個鞋印?

而且紅酒的事她也冇說假話。

剛去國外那兩年,她在一個酒莊裡工作過。

期間得到酒莊老師傅的親授,在品鑒紅酒方麵也有一定的經驗。

法國波爾多酒莊所出的紅酒,是全世界少有的幾個值得珍藏的珍品紅酒之一。

她從博尼亞畢業的時候,也曾在謝師宴上送過埃文教授一瓶波爾多酒莊的珍品紅酒,埃文教授一時歡喜,當場就開給大家品嚐了。

她至今都記得那瓶葡萄酒的香味和口感,實在冇有浪費她那五千美金。

旁邊謝奕辰一直坐在輪椅上看著她,看她要如何給這件事情收場。

許浩大概不想讓她難堪,忙上前朝郭薇道:“薇薇,關小姐剛纔隻是摔跤了,並不是故意打翻紅酒的,你又何必歪曲她的意思?”

郭薇用力瞪他一眼,揚聲道:“我哪裡歪曲她的意思了,明明是她自己說,這酒不是波爾多酒莊窖藏的珍品。

旁邊郭召謙沉吟片刻,也朝關月汐看了一眼,勸道:“薇薇,今天借這個酒會把大家聚在一起,隻是想開心開心,你又何必非要較真?”

看他們個個都幫關月汐說話,郭薇心裡更不舒服,看向關月汐的目光變得恨恨的。

“我為什麼不能較真?這次酒會是我和二哥精心籌辦的,這些紅酒從訂貨到空運回來,花費了近千萬,卻被她無端說真是贗品,若是被人傳出去,我們郭家成什麼了?”

她高亢的聲音才落,一道輕快的口哨聲突然從外轉傳進來。

大家轉頭一看,便發現郭家的二公子郭明澤也被引了過來。

他身穿一套銀色西服,外套就這麼隨意披在肩上,整個人看起來懶懶散散,卻又從骨子裡透出一種精貴的氣質,讓人望塵莫及。

“關小姐真是好眼力,一眼就能看出這酒是贗品,不如我們請個品酒師過來鑒定鑒定,看到底是我們買了假貨,還是關小姐說的是大話?”

此話一出,會場中的議論聲就更大。

關月汐是近今年歸國的新秀,郭家兄妹則是站在京城商業圈中的頂尖人物,雙方今天在這樣的場合對上,無論誰贏誰輸,都是名譽掃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