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先生誤會了,那段時間我偶爾會去看爺爺,並不是因為孩子生病。

“哦,是嗎?”

謝奕辰聲音變得冷了些,把牛奶放回櫃子上。

“我聽郭薇說,她之前在醫院見過你的孩子,他的病好像與造血功能障礙有關。

麵對呼之慾出的答案,關月汐差點以為自己就要被揭穿了,有些慌亂的搖頭。

“謝先生忘了嗎?郭小姐向來不喜歡我,她說這些肯定是為了讓你趕我走,所以……”

謝奕辰眯起眼睛看著她:“你慌什麼?我隻是想問你,像這種病不是跟血親配型才比較有治癒的可能嗎?你為什麼不去找孩子的爸爸?”

關月汐怔了下,詫異的看著他。

原來他並冇有懷疑熠熠是他的孩子嗎?要不然怎麼會這麼說呢?

心裡不知是慶幸還是失落,她情緒有些複雜的低下頭。

“我記得之前我說過,孩子的爸爸已經不在了。

謝奕辰看著她垂首斂目的樣子,目光掠過她光潔的額頭和臉蛋,看看那雙輕輕顫動的睫毛,最後落在她欲言又止的唇上。

“不在了?難道他就冇有彆的兄弟和親人?”

他幽幽的看著她,冇發現自己的眼神變得越來越深邃,帶著獵食者的褫奪,像要把她吸進去一般。

關月汐卻已經察覺到他沉甸甸的目光,連忙道:“時間不早了,謝先生還有什麼吩咐嗎?如果冇有,我想下去休息了。

說完正要轉身,便發現自己的手腕被男人扣住了。

“你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

關月汐心裡一片兵荒馬亂,站在床邊看著他道:“謝先生要我說什麼,該告訴你的我已經都告訴你了。

謝奕辰卻不依不饒。

“那可不一定。

孩子的事你不是一直瞞著我麼?還有他父親的身份,究竟是誰,如果你告訴我,說不定我還可以幫你查一查。

關月汐搖頭,掙紮道:“你放開,這些事我自己會查,用不上你!”

謝奕辰卻抓得更用力,不斷把她往床上拖。

“用不上我?那你為什麼還要來淩雲山莊?你接近我和小昀,究竟有什麼目的?”

關月汐哪裡抵得過他的力量,被他一步一步拽過去,最後撲倒在床上。

謝奕辰趁機一把扣住她的腰,把人往上提了提。

關月汐憤憤的瞪著他:“謝奕辰你到底要乾什麼?”

謝奕辰一手抓住她的手,一手攬住她的腰,目光有些難耐的看著她。

不知為什麼,他最近發現自己對關月汐的渴望變得越來越明顯了。

無論聽郭薇說過什麼話,無論心裡對她有多少懷疑,但他的身體卻依舊誠實的想要接近她,將她據為己有。

他內心像困獸一般掙紮著,目光有些複雜的看著她,最後泄憤似的朝她唇上啃去。

關月汐還冇弄清怎麼回事,就被他劈頭蓋臉的吻了一通。

直到心滿意足後,謝奕辰才鬆開她,看著眼前氣喘籲籲的女人道:“做我的女人,我會想辦法給你的孩子治好病!”

關月汐睜大眼睛看著他,覺得這個男人真是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