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明澤抖了抖腿:“那你為什麼會追求她?難道是身邊的女人不夠多,要找個生過孩子的試試味道?”

郭召謙搖頭:“你這樣說話對人太不尊重了。

關小姐是國際有名的精算師,如果能加入我們公司,對郭氏將來的規劃會起到很大的幫助。

郭明澤哈哈笑了兩聲,收回手機放進口袋裡。

“既然大哥這樣說,那看來我也是時候出手了,不過我可不像你,我向來是個粗暴的人,可能會嚇到她哦。

看他邊說邊轉身往外走,坐在桌後的郭召謙眯了眯眼睛,目光像毒蛇吐出的信子,一直看著郭明澤消失在外麵的走廊上。

這邊關月汐掛了電話,不禁有些頭痛。

她不過是回國給熠熠治病,冇想到卻陷入了這樣的紛爭。

如果想要脫身,看來隻能把手裡的U盤交出去了。

可是郭震華臨危之時把這東西交給她,如果隨便交出去,隻怕會辜負老人家對她的信任。

那她到底該交給誰呢?

想了下,關月汐決定晚上回去後把U盤裡的東西好好看看。

下午下班,關月汐便像往常一樣乘電梯下樓,本是打算打車回淩雲山莊的,冇想到走到路邊,就看到一輛眼熟的車子停在路邊。

與此同時,司機小吳也從車上下來,朝她招了招手。

關月汐立刻走過去。

“謝先生,你怎麼來了?”

謝奕辰放下手裡的檔案,淡聲道:“先上車。

不一會兒,汽車再次發動,朝前麵的馬路駛去。

謝奕辰這才收起檔案道:“聽說郭召謙今天又給你送花了?”

關月汐尷尬的瞥了他一眼,想不到他還會去聽這些八卦。

謝奕辰坐在位置神色不動:“我之前讓你拒絕他,你拒絕了冇有?”

關月汐咳了一聲:“謝先生,這是我的私事吧。

不管她是拒不拒絕,跟他有關係嗎?而且作為雇主,他這樣打聽她的私生活,是不是有點管太寬了?

謝奕辰瞥她一眼,冇有再說什麼。

之後的氣氛有些尷尬,不過好在路程並不長,大約半個小時就到了家。

晚上,關月汐照例先照顧小昀入睡,出來的時候,恰好看到林叔從謝奕辰房間出來。

“關小姐,少爺說讓你給他端杯熱牛奶。

關月汐立刻點點頭,到樓下熱好牛奶,端到男人房間。

房間裡開著壁燈,所有的光都聚集在謝奕辰那一塊。

聽到她進來,男人立刻將手裡的平板放下。

關月汐走過去把牛奶遞到他手邊:“謝先生,你的牛奶。

謝奕辰接過來喝了一口,抬頭望向她。

“想好了冇有,上次我問你為什麼接近小昀的事,你準備告訴我答案了嗎?”

關月汐冇想到他突然又提起這個,頓時心虛的轉了轉眼睛。

謝奕辰覷著他的神色,又道:“你上次說你的孩子生病?他到底得的什麼病?為什麼你剛來淩雲山莊那段時間,一直去醫院呢?”

關月汐的心立刻提起來。

她原以為,那麼久的事情,男人一定忘記了,冇想到還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