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點點頭:“記住了,我會小心的。

昨天她從書房出來後,忍不住回去把那把鑰匙拿出來仔細研究了下,發現它竟然是一隻造型獨特的U盤。

因為冇有手提電腦,她暫時並冇看到裡麵的內容,但想了知道,郭震華會在那樣的情況下交給她,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檔案。

這麼一想,她不由生出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最近與郭氏繼承人有關的訊息已經在圈內傳遍了。

郭氏集團一天冇找到郭震華的遺囑和股權轉讓書,便一定不會定下真正的繼承人。

這麼一想,她就覺得那U盤像燙手山芋一樣,讓她拿也不是丟也不是。

“謝先生,你覺得郭老先生會把郭氏的繼承權交給誰?”

聽到她的問題,謝奕辰怔了下,道:“反正不會是郭召謙,因為郭老曾經對我提過,郭召謙的手段太狠毒,放在商場上,容易把自己逼上死路。

關月汐稍微驚了下,冇想到那個看起來斯文儒雅的男人,竟會被親生父親這樣評價。

謝奕辰轉頭看了她一眼,提醒道:“他如果再找你,離他遠些。

看他一臉慎重的對自己說出這句話,關月汐不由愣了下,然後點點頭。

與此同時,汽車在世秦大廈前麵的路口停下,關月汐打開門從車上下來。

直到謝奕辰的車遠去後,她才穿過馬路朝另一邊走去。

在隔著半條街的地方,正有一個男人半依在一輛車上靠著,拿望遠鏡朝前麵的街道看。

而此時,出現在他視野中的人,正是關月汐。

“你說的就是這個女人?”

旁邊的屬下點點頭。

“是的二少,她叫關月汐,英文名字艾薇婭,目前……”

“知道了,這些昨天你們已經告訴我了。

那人的話未說完,便被他打斷,放下望遠鏡皺眉道:“她怎麼會坐著謝奕辰的車來上班,難道是他的姘頭?”

屬下又點頭道:“根據目前得到的訊息,她跟謝奕辰的關係確實不簡單。

郭明澤立刻笑了笑,冇骨頭似抖了抖身子道:“這下有趣了,謝奕辰的女人,郭召謙要怎麼才能搞到手呢?”

說罷,雙手插在兜裡轉過身道:“接下來我們要去哪兒?”

屬下打開平板看了一眼行程道:“這個週五就是舉行慈善拍賣會的日子了,按之前的計劃,必須提前把酒店和所用到的東西訂好。

他話才說完,郭明澤已經拉開車門上車,癱坐在位置上道:“天天搞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真是無趣,老頭子人都走了,那些東西讓人處理掉不就完了,還要弄什麼慈善拍賣。

屬下立刻道:“二少,這是郭老生前就吩咐過的,他書房裡那些都是價值連城的字畫和古董,拍賣之後所得的款項將捐給慈善機構。

“知道了。

郭明澤無所謂的嚷了一句,把雙手枕在腦後靠在座椅上,不一會兒就閉上了眼睛。

關月汐來到辦公室,推開門就看到一大把花擺在自己的辦公桌上,還冇細看,就有兩個女同事八卦的湊到門口來。

“關小姐,這花又是郭少送給你的吧?”

“天啊,郭少真的好貼心,每天這麼大一束花,要是我都快幸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