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快步跑到電梯邊,發現電梯上已經往上升,正好旁邊的電梯打開,一群人從裡麵走出來。

方謹立刻竄上去,顧不得後麵進來的人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直接把所有的樓層都按了一遍。

他在每一個樓層都出來一次,看旁邊的電梯裡是否有人出來,或是外麵的過道上,有冇有剛纔那個護士和孩子的身影出現。

但直到電梯升到最後一層,電梯裡隻剩他一個人了,他也還是冇能找到那個孩子。

他有些沮喪的從電梯裡走出來,站在過道上煩躁的摸了摸額角。

難道剛纔是他太著急,看錯了,所以纔會覺得那個孩子跟小昀長得一樣?!

正想著,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他掏出來一看,發現是謝奕辰打來的電話。

“怎麼樣?有結果了冇有?”

謝奕辰的聲音有些急切的問。

方謹頓感慚愧。

先生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他辦,他卻把人跟丟了。

斟酌了下,他道:“先生,剛纔不知我有冇有看錯,我在醫院裡看到一個孩子,居然長得跟小昀一模一樣。

“什麼?!”

謝奕辰的聲音也有些不可置信。

但是方謹馬上又道:“不過也可能是我太心急,看錯了,要不要我在醫院裡再找找?”

謝奕辰想了會兒,吩咐道:“暫時不用找,剛纔有人發給我一段視頻,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去辦。

“什麼事?”方謹扶了下眼鏡問道。

“你先回來。

半個小時後,方謹趕回淩雲山莊。

謝奕辰正坐在書房裡,他麵前的電腦正在播放一段視頻,出現在視頻裡的人,赫然是前不久纔去世的郭震華,以及關月汐。

方謹站在他旁邊看了一眼,詫異道:“關小姐怎麼會跟郭老在一起?”

謝奕辰沉聲道:“你先看完。

他們看的視頻是從關月汐扶著郭震華進病房起的。

那時的郭震華已然病得不輕,走路晃晃悠悠,除了柺杖之外,還得靠人攙扶。

因為距離有些遠,他們並聽不清他們在視頻裡說了些什麼,隻到看郭震華把什麼東西交到關月汐手上,方謹才皺了皺眉。

“這是……U盤?!”

謝奕辰臉上是少見的沉著。

發這段視頻給他的人絕對是有目的的。

關月汐拿了郭震華給她的U盤,就表明她被牽扯進郭家的繼承人紛爭裡。

而對方這個時候將視頻發送給他,目的又是什麼呢?

是讓他叫關月汐把U盤交出來,還是阻止她這麼做?

“先生,如果郭震華的U盤真的在關小姐手裡,那情況可就不妙了!”

郭家在京城是四大商賈世家之一,掌握在郭氏手裡的資產,足以撼動整個京城的經濟。

而繼承這筆資產的人,現在就被關月汐握在手裡,這究竟是福是禍,是不能由她自己說了算的!

謝奕辰沉吟了會兒,道:“從視頻的情況看,關月汐那天根本冇認出郭震華,也不知道郭震華交給她的究竟是什麼東西,要不然也不會到現在也不拿不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