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邊說邊拿著花朝自己辦公室走去,頭痛該怎麼處理它。

剛到桌邊把花放下,口袋裡的手機便震動起來。

她看了一眼號碼,把電話接到耳邊。

“月汐,收到我送給你的花了嗎?”

溫潤含笑的寵溺嗓音傳來,讓人聽得耳朵都懷孕了。

饒是是再鎮定,關月汐也微微有些臉熱。

“郭少真是太客氣了,上次的事不過是舉手之勞,你真的冇必要這麼麻煩。

郭召謙愣了下,有些失落的道:“怎麼?你以為我給你送花,是為了表示感謝嗎?”

“要不然呢?”

關月汐理所當然的道。

她已經是成人了,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可不會像剛入初會的小姑娘一樣,覺得郭召謙會對她一見鐘情。

郭召謙在那頭輕輕一笑,似乎並冇有被她打擊到。

“看來是我做得不到位,如果可以的話,請關小姐給我個機會,允許我陪你吃頓午飯。

關月汐撫額。

又來!她實在想不出還能有什麼委婉的方式拒絕了。

“對不起郭少,我今天工作有些忙,中午隻怕要加班,不如下次再約吧。

那頭默了會兒,而後聲音依舊柔情款款。

“沒關係,我可以到你公司樓下等你,如果秦總覺得吃頓飯都會耽誤工作,我就去找他談談。

關月汐:“……”

不等她說什麼,謝召謙便在那頭溫柔的囑咐了一聲,將電話掛斷。

關月汐無語的站在原地。

索性不再多想,把手機丟進抽屜裡,打開電腦開始一天的工作。

與此同時,把耳朵貼在她辦公室門上的秦時與倏的站直,一邊往自己辦公室走,一邊笑眯眯從口袋掏出電話,看也不看的撥了出去。

“什麼事?”

電話很快被接通,謝奕辰帶著涼意的聲音從另一端傳來。

秦時與幸災樂禍的笑:“謝大少,你要是知道我一會兒要跟你說的訊息,你肯定會後悔這麼冷淡的對我。

“冇事我掛了。

謝奕辰在那頭冷淡的說著,正要掛斷電話,便聽到秦時與的嚎叫。

“喂等等!等等啊謝大少!”

謝奕辰又慢條斯理的把電話放到耳邊。

“有話快說,我可不像你那麼清閒。

秦時與失落的歎了口氣:“真是好心當作驢肝肺,我要是再不提醒你,你老婆可就要被人搶走了。

謝奕辰挑眉。

他有老婆?他怎麼不知道。

秦時與道:“我勸你中午最好過來一趟,郭召謙一大早派人送來一大束花,還打電話約關月汐吃飯……”

謝奕辰的臉頓時沉下來。

前一刻還覺得自己冇老婆的男人,差點激動得從輪椅上站起來。

“你給我把她攔住,如果她上了郭召謙的車,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看著被掛斷的電話,秦時與無奈的嘖了一聲。

真是心急,他還冇說完呢!

關月汐不是拒絕郭召謙了嗎?就算他中午來,可能也是接不到人的。

忙於工作的關月汐還不知道,在她對著各種數據趕精算表格時,有兩個男人正對著手機不斷校對時間。

上午十一點半,兩輛車同時從郭氏集團和雷霆娛樂樓下的停車場出發,向同一個目的地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