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浩?你怎麼會在這裡?”她一時有些疑惑。

難道許浩與郭家有什麼聯絡?要不然怎麼會頻頻出現在郭家人身邊呢?

看到她意外的表情,謝奕辰心中閃過一抹惡毒的快意。

許浩是郭震華的私生子,這點他也是派人調查過才得知的。

關月汐這樣驚訝,大約是那天見麵後,許浩並冇有把自己的身份告訴她。

“月汐,你來了。

許浩神色也有些尷尬,朝關月汐打聲招呼,又朝謝奕辰點了點頭。

“謝先生。

謝奕辰倨傲的揚起下巴看著他,沉聲道:“請郭三少節哀。

一句郭三少,讓關月汐瞬間明白了許浩現在的身份。

不過驚訝的神色隻從她臉上一閃而過,為了不讓許浩更尷尬,立刻掩了下去。

這時,又有賓客從後麵走過來。

許浩朝關月汐示意了下,連忙去跟人打招呼,然後帶著他們朝靈堂走去。

靈堂前守著不少人,有老有少,個個臉色肅穆。

關月汐目光微微一掃,便見郭薇和另一個年青男人在靈堂前站著,一看謝奕辰過來,立刻走過來趴在他腿上哭起來。

“奕辰,你來了。

謝奕辰勉強控製自己不去推開她,沉著聲音道:“請郭小姐節哀。

看他臉色不好,郭薇便適可而止的站了起來。

郭家大公子郭召謙也點頭向謝奕辰點頭至意:“謝先生。

“郭大少。

關月汐忍不住朝滿臉沉痛的郭大公子打量了一眼。

見他麪皮生得很是白淨,體型偏瘦,鼻梁上架著一副無框眼鏡,整個人透著一股濃濃的書卷氣,像民國時期的教書先生。

正這麼想著,對麵的男人也抬頭看向她,目光似乎怔了下。

關月汐反應過來,有些臉熱的把頭低下。

察覺她的走神,謝奕辰也有些不悅,沉聲道:“還不快走。

她連忙推著男人到郭震華靈前行了個禮。

禮畢,抬頭把目光落在老人遺照上,忍不住微微一震。

因為她突然想起幾天前在醫院遇到的那位老人,似乎跟這遺照裡長得有幾分像。

難道她無意中幫助的老人,竟是郭氏集團的總裁郭震華?!

隻是當時他的樣子與之前在生日酒會時看到的實在相差太大,整個人瘦得脫了相,眼神渾濁精神萎靡,從頭到尾也不說一句話。

實在讓人很難把他和這位叱詫風雲的企業家聯絡起來。

行完吊念禮,她便帶著這疑惑把謝奕辰推到了客廳,正要向他求證這件事,卻發現許多人朝謝奕辰圍了過來。

關月汐十分慶幸她今天戴上了她的黑框眼睛,要不然被這些人認出來,確實是件很麻煩的事。

謝奕辰平時雖然沉默寡言,但在商場上應付起來卻遊刃有餘,不僅與他們暢聊國內外的時事,就連各自的興趣愛好也可以點評一番。

大約一個小時後,弔唁終於結束,郭家的管家帶著一大群女傭走過來,為大家奉上了精緻的自助午餐。

關月汐把謝奕辰推到一張方桌前,將他交給郭家的傭人照料,自己則趁機去填了填肚子。

推著謝奕辰走了整整一上午,她的又腿也挺累的,便出了大廳找了個冇人的地方,想坐下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