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叔搖搖頭:“她臉色不大好,少爺這是何必呢,既然把關小姐留下來做看護,怎麼又把她妹妹也請來?”

謝奕辰抿抿唇,未答話。

架空關月汐的事,確實是他有意為之。

這個女人一再欺騙他,又刻意與小昀拉近距離,實在讓他猜不出她究竟有什麼居心。

在他原諒她之前,就把她晾在一邊好了。

關月汐回到房間後,一時半刻也睡不著,便發微信把關月菲來到淩雲山莊的事告訴了夏欣然。

夏欣然披衣站在陽台上,聽完她的話後立刻臉色一沉。

“月汐,既然這樣那你還不如儘早離開,如果他以後真的娶了關月菲,小昀還不知會被她怎麼折磨呢?”

關月汐聽得心裡一揪,想象了一下小昀被關月菲虐待的情景,頓時就不淡定了。

“不行,我絕對不能把小昀留下,欣然,你一定要給我想想辦法,我也會儘快完成手頭的工作,爭取早日帶他們離開。

“放心,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到時候我會提前幫你們訂好機票,你隻管想辦法把孩子帶出來就是。

聽到她的話,關月汐放心了一大半,這才躺到床上睡去。

接下來幾天,關月汐工作的更勤奮,很多時候都是中午休息都在加班,隻想把工作超前完成。

而關月菲在山莊呆了幾天,跟小昀之前的關係卻不見緩和。

小昀每天都是垂頭喪氣的,關月菲也被他的頑皮鬨得灰頭土臉,每每忍不住要發火,又勉強自己把怒氣壓下去。

直到週末這天,關月汐想起還要帶熠熠去醫院複查,便一大早向謝奕辰告了假。

謝奕辰有意冷落她,所以冇有像以前那樣說刻薄的話,隻冷聲吩咐她準時回來。

關月汐點點頭,朝小昀抱歉的望了一眼,拿著包包出了門。

馬不停蹄趕到了醫院,夏欣然已經帶熠熠在門診樓下等著了,看到她走過來,熠熠就歡快的撲了上去。

“媽媽!”

關月汐也一樣想念他,忍不住在他臉蛋上親了親。

“檢查時間預約好了嗎?我這就帶他過去。

夏欣然點點頭,看了一眼手機道:“我今天有點事要回家一趟,大約吃完中午飯就回來,到時候你可以帶熠熠先回去。

關月汐點頭應下,目送她離開後,就牽著熠熠朝檢查科走去。

熠熠乖乖拖著她的手,直到走到抽血的地方纔望著她道:“媽媽,做完這個檢查我還要住院嗎?”

關月汐立刻搖搖頭,安慰的看著他道:“寶寶放心,這個檢查隻是確定你的身體真的康複了,並不需要再住院治療。

熠熠頓時鬆一口氣,過去這兩年,他真是在醫院裡呆膩了。

抽完血之後,兩人又接著做了幾頂檢查。

大約是過程太匆忙,又或者熠熠早上起得太早的原因,做完檢查出來,關月汐才發現熠熠竟然已經靠在她懷裡睡著了。

檢查科的護士最近常看到他們母子,又知道關月汐是夏欣然的朋友,便朝她建議道:“關小姐,不如讓熠熠先在我們這睡會兒吧,你正好也歇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