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是想帶著關月菲回來,給關月汐一個下馬威,讓她以後好好聽話的。

冇想到見到她之後,所有的事情都脫離了軌道,冇有朝他想的方向發展。

他花幾千萬買下一套首飾,隻是為了幫她換回奶奶的手鍊。

他覺得,他對關月汐的在乎,似乎已經超過自己的想象了。

難道說,他真的喜歡她?!

另一邊,關月汐帶著小昀來到市區,第一時間就給他買了他最喜歡吃的蛋糕。

小傢夥真的很喜歡吃甜食,一張小嘴塞得鼓鼓的,嘴角上還沾著奶油。

“媽媽,我們一會兒可以去看熠熠嗎?他一個人在醫院,一定很孤單。

關月汐欣慰一笑,替他擦掉嘴角的奶油道:“彆急,這條就是去醫院的路,待會兒你就可以見到他了。

小昀頓時興奮起來。

“太好了,我今晚想跟他一起睡,我們可以帶他回家嗎?”

關月汐遺憾的搖搖頭。

“他還要留院觀察,一會兒我們看完他,我先送你回家,晚上得回到醫院照顧他。

小昀顯然也挺失望,但還是懂事的點點頭,還湊過去在關月汐臉蛋上親了一口。

“媽媽辛苦了!”

關月汐心裡一甜,撫撫他的小腦袋站起來。

小昀吃完蛋糕,滿足的舔舔嘴唇。

“媽媽,這家的蛋糕真的好吃哦,比我以前吃的味道都要好,你下次還能買給我吃嗎?”

關月汐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的紙袋,笑道:“蛋糕雖然好吃,但也不能多吃哦,一天最多隻能吃兩塊。

母子兩人邊走邊聊,不一會兒就到了醫院。

走進熠熠的病房,夏欣然正在床邊陪他玩遊戲,看到關月汐牽著小昀走進來,她立刻上去捏了捏他的臉蛋。

“小昀,你來了。

話雖這麼說,但她還是忍不住朝關月汐投去疑惑的一瞥。

不是說去收拾行李嗎?怎麼還帶個拖油瓶回來?!

關月汐自然知道他的意思,看兩個兒子歡樂的重聚,人手一部遊戲機玩起遊戲後,便和夏欣然到走廊上說起了事情的經過。

夏欣然聽完,忍不住挑了挑眉。

“謝奕辰這人還真挺奇怪的,你說,他不會是喜歡上你了吧?要不然乾嗎花幾千萬買那套首飾,就為了給你換回你奶奶的手鍊?”

關月汐愣了下。

心裡雖然有些疑惑,卻並冇有往這方麵想。

“我覺得應該不是。

他眼高於頂,依我現在這身打扮,是絕對看不上我的,要說有目的,也可能是為了討好關月菲。

夏欣然想了下,也覺得有這種可能,但也不排除謝奕辰真的對關月汐有意思。

她狡黠的笑了笑,擠擠眼睛道:“你說她要是看到你恢複原來的樣子,會不會驚掉下巴?”

關月汐莞爾。

她現在可冇心思想這些。

熠熠的手術纔剛剛做完,她必須確定他的病真的治好了。

還有小昀。

等熠熠徹底康複,他們就要回原來的地方了,到時候小昀一個人留在國內,肯定會想他們吧?!

她在心裡歎了口氣,回頭看著兩個小傢夥頭頂頭在房間裡打遊戲的樣子,心中又是滿足又是惆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