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胸口劇烈的起伏了兩下,勉強收回手,激憤的看著關月菲。

“好,我看你能在這躲到什麼時候。

奶奶的遺物,她是一定要收回的!

如果謝奕辰一定要袒護關月菲,那她就在山莊外等著她,看她能躲到幾時?

看到她不甘心的模樣,關月菲得意的朝她揚了揚眉,屁顛屁顛的跟著謝奕辰上了樓。

電梯門合上,小昀立刻走過去牽起關月汐的手。

“媽媽,彆難過。

你如果喜歡那條手鍊,我可以賺錢給你買很多。

得到兒子的安慰,讓關月汐心情總算好了些,蹲下來勉強朝他笑了笑。

捏捏他的小臉道:“不用你替我買,那手鍊是奶奶留給我的遺物,在外麵是買不到的。

小昀有些不解的看著她,並不明白她話裡的意思。

關月汐收拾行李的時候,小昀一直在旁邊看著。

見她把東西一樣樣往皮箱裡放,便也跟著幫忙,拿起東西用小手往箱子裡塞。

與此同時,回到書房的謝奕辰心情是抑製不住的暴躁。

關月汐竟然來收拾東西!

這個女人竟然真的要離開這裡!

意外和沮喪,不知哪一樣更適合形容他現在的心情,或者是兩者都有。

關月菲替他倒了杯咖啡送到桌邊,看他臉色還繃著,便以為他在生關月汐的氣。

故作懂事的嬌聲道:“奕辰,你就彆生氣了,我姐姐的脾氣一向這樣,你如果不想看到她,我就去跟她說說,讓她先回去。

謝奕辰蹙了下眉,目光微微一抬,落到她腕間的手鍊上。

斟酌片刻,拿起電話撥出一個號碼,直接吩咐道:“把WA最新釋出的首飾給我送一套回山莊,快點。

方謹在那頭還冇明白是怎麼回事,電話就被掛斷了。

但他知道謝奕辰的脾氣,說要快的事,絕對不能等超過半個小時,否則就準備接受BOSS的怒火吧!

辦公桌對麵,聽到電話的關月菲也很是吃驚。

WA是一個國際知名的首飾品牌,日前最新釋出的四件套首飾價值高達兩千萬。

謝奕辰讓人送過來,是要給她的麼?

這麼一想,她忍不住有點激動,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奕辰,你口渴了麼?要不要喝點咖啡,或者我幫你揉揉肩,讓你放鬆下?”

謝奕辰煩躁的搖搖頭。

“你先出去吧,待會兒我再叫你進來。

關月菲不禁愣住。

但謝奕辰這樣說,她又不好賴著不走,隻得悻悻的退了出去。

十幾分鐘後,樓下便傳來汽車引擎聲。

關月菲透過窗戶朝外望,便見秘書方謹捧著一隻精緻的禮盒從外麵走進來。

她的心頓時怦怦直跳。

要來了要來了!!

等方謹到樓上,她就主動跟他走進了書房。

方謹走到謝奕辰桌前恭謹的道:“先生,這是你要的WA新款首飾。

他邊說邊把東西送到謝奕辰麵前,見他冇什麼彆的吩咐,便又退了出去。

關月菲巴巴看著桌上精緻的禮盒,眼睛裡都快要長出鉤子來了。

這套首飾價值兩千多萬啊!要是謝奕辰送給她,她那些姐妹隻怕要羨慕死!-